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0章:百腾网吧
    吴苏惊叹之余,显示屏的画面里,夏一纯所用的飞机因为带线过深,遭到了对手结队三人的围剿,虽然他能在白银局如鱼得水,但终究还是新手,经验稀缺还是容易出现失误。

     夏一纯显然也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他的装备遥遥领先,但面对满状态的三位大汉,还是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此时吴苏也不再保持沉默了,站在夏一纯的身后,根据局势做出操作指点。

     敌方的诺手发出一声锋鸣后,每走一步身后便带起虚幻的残影,这位短手上单第一时间开启了疾跑,想要以更快速度靠近飞机。

     可他将巨斧横挥而过,飞机却并没有被拉到他的面前,因为在他出招抬手的瞬间,飞机抓准这个时机已然俯冲飞走,沿途留下一地的熊熊燃烧的燃料。虽然无法造成减速,但诺手强行从上方经过,血量还是以客观的百分比下降。

     夏一纯也许有这反应,但作为新手他的手速还是略逊一等的,之所以能虎口脱险,全靠眼看诺手逼近时,身后传来吴苏的那句“先用W技能后撤,诺手要拉你。”

     夏一纯不假思索地照做,果然搏得了一线生机,可控制落空后,诺手似乎并不打算放弃,他硬着头皮强上,凭借疾跑的移速增幅继续追击。

     “别怂,先引诱诺手与他的队友拉开距离,再进行反打,你的装备很好,全部技能用一遍的话,再补充几枚导弹的伤害的话,应该就能击杀了。而从诺手的装备来判断,他根本无法单杀你,充其量把你打残,但这也需要Q技能加上……”

     吴苏此刻便如一位数据分析师,一边分析双方的战力,一边制定最完美的战略。不出吴苏所料,在机枪的持续扫射以及一发正中靶心的闪光弹后,夏一纯只用了不到四枚的导弹数量,便收下了诺手这个愣头青的人头。终究还是接近三十人头的数据,且不提低端局,就算放在高端一点的段位,也都不是吃素的。

     将三人之中的最大隐患解决掉后,剩余两人便如破圈的羔羊,只能无助地接受宰割,又是一轮三杀,夏一纯的战绩直接突破三十人头大关!

     对手在看到这个飞机的数据后,也觉得没有坚持下去的必要了,拥有这个人头数的飞机,已经是轰炸机,他们再亡羊补牢,也是无济于事。于是片刻过后,便选择了投降,全票通过。

     赢得比赛后,夏一纯脱下VR,转过座椅,眼底因初次获胜而充满兴奋:“你也玩英雄联盟?”

     他在不久前清洗干净了身体,但因为先前那身太脏了,所以身上穿的是跟吴苏一样的同款睡衣,此时两人就像一对亲兄弟,倍显亲近。

     “以前玩过,但已经很久没碰了。”吴苏笑了笑。

     “那你以前一定很厉害吧,那么久没玩,可就连指点都那么周到。”夏一纯好奇地睁大了眼睛。

     “是还可以啦……”被人由衷地夸赞,吴苏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旋即他又在心底自嘲道。

     到值班的时间点了,吴苏换上一身勉强还算体面的正装,吩咐夏一纯留在房间里再摸索一下手感后,便下楼去向前台。

     已经接近凌晨了,可前台非但不显冷清,反倒围着好几个人,而那帮人围绕的中心,居然是正在骂骂咧咧的老板娘。

     这个点了还没睡?吴苏有点疑惑。

     他走进那帮人,偷听他们的交头接耳的对话,才得知这是寒羌雪经常提起的“百腾网吧”找上门来了,似乎是想将这家网吧收购,作为百腾的一家分店来运营。

     本来前来谈判的人自信满满,无论是资金还是条件,都自认为准备得足够充分,可谁能料到老板娘的脾气与清水芙蓉的外貌完全相反,格外暴躁,客套话还没说完,便得到了一句“不卖,滚”的答复。

     可他上头命令他解决这档子事,他要是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去,也不好交代,于是从晚上一直耗到现在,似乎不达成目标,这觉也不睡了。

     “你还要我强调几遍,这家网吧是我爸苦苦经营,才有如今这幅门面,他辞世后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只有这家网吧,所以不可能卖!”寒羌雪确实没有愧对她那副大嗓门,一句话吼得估计整间网吧的人都能听到了,不少正使用VR的顾客被吓了一跳,游戏中所操纵的角色甚至都愣了一下。

     “态度别这么坚决嘛……您再看看我们网吧提出的报价,一定会满意的,如果还不够,您提一个合适的价,将报价抬一下也是没问题的……您也知道我们网吧与LSPL的LN战队有所合作,如果您答应合并的话,对网吧的生意帮助也是不小的……”

     商谈小哥依依不饶,可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寒羌雪一言打断:“不卖,滚!”

     见到这一幕,吴苏也是苦笑地摇了摇头,既然现在两人吵得如此激烈,他也不方便上前向寒羌雪报道,于是干脆搬了把椅子在围在前台的几个人之外坐下,也围观一下这场好戏会如何发展。

     可两人的唇枪舌战正要继续,一个捎带挑衅的声音从另一边人的身后传来:“我记得这个网吧挺冷清的呀,怎么今天这么热闹啊?”

     众人纷纷回头,吴苏也因而能看清声音的来源者,那是一个梳着背头的男生,身穿一件缝有LN印花的队服,他的身后,早上被他击败的秦泊淮也默默地跟进大门。

     听到这个声音,那个商谈小哥就像是见到救世主般,面如喜色,激动地回过头,欲哭无泪:“陌哥,我的亲哥诶,可算是把你盼来了,你是不知道,我跟这泼娘们谈了快一整个晚上了,可她就是不肯答应啊!”

     “你说谁是泼娘们呢?”听闻那人对自己的评价,寒羌雪也是极为不满。

     “你好,请问你就是这家网吧的老板娘,寒小姐吧?我是LN战队的队长,卢陌生。”小哥称呼他陌哥时,那叫一个亲切,可卢陌生压根对他的苦诉不予理睬,而是上前一步,友好地伸出手。

     “哦。”可寒羌雪的态度就有点冷场了,压根就不领情。

     “呵呵,看来老板娘真如其他人说的那样,不善与人心平气和地说话啊。”卢陌生也不在意,微笑着收回了手,“确实,我得承认,我的合作方百腾网吧的这次举动有些唐突,但为了扩大规模,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

     “老板娘从逝世的父亲手里接过这家网吧,想必也有些年了,那么想必老板娘你心里也清楚,如果百腾网吧一意将你的生意搞垮,大出血地降低上网价格,可以想见你这里所剩无几的顾客,都会人走楼空吧?到时候后悔没有答应合并,可就来不及了哦。”卢陌生的脸上一直挂着和蔼的微笑,可他的每一句话,都将寒羌雪担心的点尽数戳中,如果百腾网吧一气之下与自己死磕,那么结局必然是她的安易网吧以惨淡收尾。

     小哥一直劝说都毫无结果的事,却被这个战队队长三言两语便做到了。这次寒羌雪没有再粗俗地回应,而是难得地垂下脑袋,陷入了沉思。

     而就在这时,从二层到一层的楼梯门被人撞开了,鑫空一身网吧前台的正规装束,匆匆忙忙地跑来,站稳便是不断地俯身低头。

     吴苏知道她有先天的语言障碍,不能说话,但通过她的嘴型,还是明白了她一直在抱歉,说着对不起。看她的装束,应该是她把职位从陪玩转到了网管,这是她第一次值班,可却非常冒失的迟到了,所以才连忙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