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08章:一穿三吗
    天音波的飞行路径上有一个远程兵,所以大树有恃无恐,视而不见地继续补刀,扔小树人。

     但他显然低估了秦何的实力,虽然他在白银混迹许久,但精彩集锦的视频绝没少看,他模仿着盲僧集锦中的操作,手环上显示一个召唤师技能进入CD。

     四级惩戒伤害不高,无法凭此在前期单挑小龙,但直接秒杀远程兵绰绰有余。远程兵顿时被击溃成满地残骸,天音波少了阻碍,准确无误的命中树精。秦何在命中的第一时间便触发Q技能的第二段效果,整个人像是坐在加速的过山车上般飞踢过去。

     他落地顺势出拳,触发基石天赋雷霆领主的伤害,然后抬脚踩地,接上E技能的减速。

     减速过后树精的撤退就显得疲累了,像是身上被人捆了个铁砧,挪不动步子。

     秦何凭借技能减速和红buff的增幅,与树精贴身,拳如雨点。

     盲僧不愧为前期强势打野之一,仅是两个技能配合上一顿平A,原本接近满血的树精血线眨眼间即将过半。

     加里奥抓住这个机会,树精离防御塔只差几步,但他还是心生畸念,想越塔杀人。可他却跟进不上盲僧,扮演加里奥的玩法拼了命的往前卖步子,可加里奥身为石像鬼过于沉重,玩家走路时真的有一种双腿被绑上石块的感觉。

     玩家无奈之下,只得提前施放W技能,双翼收拢,即将展开的时候闪现进塔,打算配合盲僧完成一波越塔。

     可如此明显的举动,树精又怎么看不出来?他的段位确实只有白银,但他不瞎。

     意识到对面上野可能会越塔后,他做好了心理准备,而看见加里奥提前开W,他心里更是确定这一想法。加里奥闪现进塔的瞬间,他也施放了W,身躯变为无法选定状态,遁入奥利奥身旁。

     秦何围绕塔的边缘打转,技能只剩下一个闪现,他总不能闪现补平A输出。大树双手捶地,只有选用人类种族的英雄时,玩家才会扮演该角色,而像正义巨像、扭曲树精这样的非人类英雄,则是直接以原模型进行游戏,所以使用树精的玩家肢体也如树精那般上身长下身短,所以双手捶地十分方便,连腰都不需要弯。

     双手捶地也不是普攻,在技能未CD的情况下,这个举动会自动判定为施放Q技能。地面震颤出一道绿色的技能特效,加里奥施放W技能没嘲讽到,他一心退回兵线,倒被树精这一下震得往塔里后退几步。

     加里奥的英雄定位是坦克,但在前期这个特性还无法体现,塔的每一下射击都让血线一层层地掉。加里奥只剩下一个退路了,他后退一步,而后张开双翼,一鼓作气地往前冲,想在防御塔射杀自己之前用E技能冲出重围。

     可他刚退出那一步,一道金光便冲树精身上浮现,原本跟自己还有一尺之隔的树精,顿时近得与自己呼吸相闻。他殊死一搏的冲锋撞在了庞大的树躯上,技能前摇后退的那一步反而彻底把自己送入了死地。

     几秒钟后,一道浮光从加里奥身上涌现,那是他被击杀的特效,而另一道浮光也紧接着从树精身上涌现,那是他击杀敌方英雄后升级的特效。一个人头,树精直接从四级跃至五级。

     秦何的血线还处在健康的绿色区域,树精却是过半的黄色,但他已经再没有击杀树精的想法,一轮技能的CD已经快转好了,可他还是选择了后撤。

     他也许有机会击杀树精,但结果无疑是自己也会被换掉,他可以不顾自己的发育,但这么做的结果绝对是上路对线的彻底崩盘。

     秦何在丛林间的河道上步行,他准备返回自己的野区刷蛤蟆,无意间捕捉到下路发生的情景。透过重重障碍,他看见下路红蓝共四个角色轮廓靠近又分开,显然是发生耗血性质的交火。虽然吴苏刚才那轮对拼取得两个人头,但凭借手长的优势,女警的对线强度仍然不减。

     双方又发生了一次交火,只见两个颜色又向彼此靠近,但这时秦何的视野里出现了第五个人,第三个代表敌方的红色轮廓。

     己方下路被一个射手双吃,身为红色方的打野,男枪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他在下路已经蹲了很久了,之前几次交火都蠢蠢欲动,可这个烬偏偏打法凶猛走位却怂,他一直没能找到机会。直到刚才,辅助过前的失误走位,为了保障璐璐的血线,烬也只能走位上前去挨枪子。但也是这个很暖的举动,给了男枪机会。

     烟雾弹和人是一起从草丛里出现的,烟雾弹在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最后准确无误地落在烬的脚下,他从右侧的墙边草里冲出,意图把烬往左边逼。烬的左边没有开阔的路,只有一道高大的石墙,他无路可退,想活命只能交闪,交闪的话下一波gank男枪便能尽情发挥了。

     男枪的射程有限,所以双发子弹在膛他也一直没有开枪。一是他和烬之前隔着兵堆,霰弹枪的全部子弹会落在小兵身上,二是跟女警或是烬的长射程枪械相比,他的射程十分地短,他不能贸然开枪。游戏在攻击距离这方面的把握十分到位,近战的攻距根据主武器长度判定,武器越长攻距就越是吃香。而远程武器则是超出射程便会失去准度,如女警的射程是六百多码,如果他的射击目标在距离七百码的位置,那么他发出的子弹在超出有效射程后会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飞,可能会命中其它单位,但绝无命中那个射击目标的可能。

     他的男枪射程只有四百多码,在射手中算是非常短手的了,而且打完两发还要更换弹药,所以他对攻击距离尤其在意,除非必然命中否则绝不开枪。

     游戏不会显示攻击距离,全看玩家自己的把握和经验判断。

     面对突然出现的男枪,鑫空有些惊慌失措,这是她玩游戏的通病,一感觉自己要死了便会手脚发麻,放不出技能不说,连逃跑都只会一股脑地走直线。

     直到吴苏的声音提醒了她:“给我加盾,把锤石变羊。”

     面对来势汹汹的三人,吴苏倒是显得从容不迫。

     他当着面把陷阱布置在身前,陷阱落地的几秒后陷入了隐身。女警也在烬的周围布置夹子,想封住他的走位,而锤石则是缓缓摆着铁钩,钩子蓄势待发。

     听从吴苏的指示后,鑫空先是拿法杖指向吴苏,确认套上一层护盾后,又赶紧转向杖头,给锤石施加变羊术。

     有了护盾的增幅,吴苏和女警的对拼就显得从容许多。他有装备领先,而且还有一层盾,女警的前几发子弹尽管瞄得很准,但还是尽数打在了护盾上,而吴苏则是一枪一枪地打在女警的血肉之躯上。锤石被变羊了,短时间内帮不上忙,以多打少,这轮互射女警反而处于劣势。

     不过好在男枪跑得飞快,吴苏打到最后一发暴击弹的时候,锤石的变羊术效果结束,而男枪也跟两位下路擦肩而过,提着枪冲上去就是干。

     他脚步一刹,扳机一扣,枪膛中的霰弹顿时爆出,一瞬间有数发弹药射向吴苏。他退后几步就是墙,退无可退结局可想而知,必然是人跟墙一起被弹幕覆盖。而锤石一直掂量地钩子也扔了出去。

     可吴苏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包括在上路河道观战的秦何。

     吴苏身后只有冰冷的石墙,但他竟真的转过身,朝石墙奔去。游戏先进的物理引擎,他狂奔着撞在石墙上反而会被眩晕。鑫空只能猜测他要交闪。

     但并没有金光浮现,他一脚踩在石墙上,凭借物理引擎的惯性沿石墙走了几步,而后踩着石墙纵身一跃,他像是跃龙门的鱼在空中翻转,弹幕在石墙上射出一阵硝烟,锤石的钩子也被他抛在身后。

     踏墙反射!所有人都被这个操作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