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7章:战败
    可说到一半她却沉默了,愁眉看着吴苏在屏幕上的操作,忧心忡忡:“但说句实话…”

     “说句实话,你也觉得我哥的胜算更高一点对吧?”秦何把她犹豫不决的话都说了出来。虽然很不情愿,但寒羌雪还是点了点头。

     那波交火确实很精彩,但也只能证明吴苏很强,并不能改变局势。倒不是过于高估秦泊淮的实力,而是作为在三个月前的线上solo赛击败当时炙手可热的天才玩家的选手,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被高估的资本。

     两人都根据双方实力做出了差不多的判断,唯有鑫空站在一旁不断地挥舞着便笺,上面写着:“吴苏一定能赢的!”

     仿佛是感受到了她的心意,吴苏补刀一个近战兵升三,原本对线稳扎稳打的他突然顶盾冲前,盾和第一段Q是一齐施放的,他刹那间位移到秦泊淮的面前,战术的突然转变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但他没有按照常理打秦泊淮一套QA连招,而是W技能眩晕后,补A一刀便向后撤去。

     这套连招有点无厘头,单论技能伤害的话,就算是秦泊淮让他白打一套,损失也不大。但关键就在吴苏补A的那一下,手起刀落,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秦泊淮的基石天赋带的是战争热诚,而他是雷霆领主,所以在对拼上他无论如何都没法跟泊淮抗衡,载入游戏时他便察觉到这一点。于是他转攻为守,雷霆对拼不如热诚,但消耗上更胜一筹。双方满血对拼结果毫无悬念,但如果一个接近满血一个只有半血呢?那么结局会大不相同。

     这一套委实不痛,但配合上领主就稍显客观了,磨掉了对面六分之一血。秦泊淮也察觉到局势不对,吴苏只剩下两段Q而他全技能在手,无故让他打一套是不可能的,他E技能顶盾追击。

     连Q两段,他打算拉进距离W,可被吴苏第二段Q躲掉。他的第三段Q蓄势待发,可刚凌空跃起,空中翻滚,刀刃即将砸下,可吴苏的刀刃抢先一步落地,短暂的击飞愣是硬生生地把他打断了。

     秦泊淮被震得后退,吴苏也没有贪刀,他清楚对面手里还握着一个W。第一轮交手,双方势均力敌,但这一轮交手,双方的血线就拉开了。与秦何的预测完全相反,居然是相对较弱的吴苏占据了优势。

     秦泊淮只剩下一个W技能,而吴苏因为率先施放技能,新一轮技能冷却得比较快,他把秦泊淮的技能冷却掐算得相当准,利用那几秒的空档期,将他压出了经验区,领先了大约两到三个远程兵的经验。

     为了将经验优势最大化,他不顾补刀地推线,清完一波兵只补到两个。这个失误对局势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在高端solo局里算是一个小瑕疵。

     虽然吴苏在血量上占据了优势,但并没有压住秦泊淮,毕竟双方出门都带够了血瓶。但也适当地打消了秦泊淮嚣张的气焰,自第二轮交手以后,他也收敛了激进的走位,以防被吴苏不必要地消耗。

     双方就这么平稳地升到五级,经验条都涨到了一半,新一轮的兵线也抵达战场。

     “看点就要来了。”秦何也意识到清完这一轮炮车兵线后,双方都能升至六级。六级对于很多英雄而言意义只在于多出第四个技能:大招,但对瑞雯而言却是一个转折点。一个拥有大招的瑞雯和一个手无寸铁的瑞雯是两个英雄,这是玩家们众所周知的事。而秦泊淮拥有大招之后,便是在强势之上再创锋利。他又回想起那一次线上solo赛,秦泊淮平A推线到六后,闪现拔刀接上一轮行云流水的操作,直接将天才斩落塔下,当时的直播间一度因此而沸腾。虽然他已经认定吴苏为自己的师傅,但毕竟有血缘关系,他的立场还是偏向秦泊淮一点。

     “师傅确实很强,但绝对扛不住哥哥的这波越塔强杀,我哥他的瑞雯未必是最强的,但他的对线和单杀能力绝对是最猛的!”秦何的立场非常坚定。

     “别人还没答应收你做徒弟呢,就别师傅师傅地喊了好吗?也不害臊。”寒羌雪双手抱怀,下巴微抬,对吴苏接下来的表现很是好奇,“我倒觉得你师傅要赢,你哥真有那么厉害,前面也不至于被压。”

     她本来跟秦何的立场是一致的,但观赏到上一轮吴苏的操作后,她被吴苏那从容不迫、运筹帷幄的连招给吸引住了,她站在座椅后面,能直接通过吴苏的第一人称观战,所以也就能看出吴苏刚刚连招的收放自如和行云流水。这不是一个年轻瑞雯应有的,面对秦泊淮这种实力的对手,他居然连手都不带抖一下。

     其实吴苏如果知道秦泊淮的名号和真实水平,他早就因为过度紧张而屡犯失误被单杀了,可他不知道,所以心态就特别端正,只觉得秦泊淮瑞雯玩的还行,前面被自己压了一截血还能保证走位补刀不犯失误,不给他单杀的机会。虽然只是个三线联赛的半调子,但至少没有辜负职业选手的称谓。

     双方保持着Q技能够不着的间距,开始推线,看似风平浪静,实则都心怀鬼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各自都摸得一清二楚。

     双方都是以平A推线,不敢乱用技能,这是对拼时的禁忌,尤其是对于开大的瑞雯,缺少一段Q可能就损失了一百点伤害。将各方的前排兵都补掉后,后排兵自动涌上前,接替前排兵的位置。吴苏一个接一个兵地补,而秦泊淮则是把每个兵都耗至残血,准备一个Q收掉升六。

     但进行到一半,他却惴惴不安,隐约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某个关键点。直到吴苏补死一个远程兵升六,他才猛然想起,对方的经验是比他要多的!

     他再多A几下接上一个Q便能升六,可他却不敢再A下去了,因为吴苏已经开启了大招,手里拎着与上半截重连的斩马刀,气势汹汹地朝他杀来!

     吴苏施放第一段Q,将双方的间距归零。秦泊淮想E闪逃走,但闪现只能朝面前位移,他必须转一个身。

     但吴苏显然不打算给他回头的机会,转身到一半,秦泊淮便被一阵扩散的绿光眩晕住了。第一刀,沿着他的肩膀斜着砍下。

     平A具有后摇,但吴苏使用Q的第二段将后摇直接打断。大招附带攻击力加成,吴苏主升的又是Q技能,这一下AQ,竟直接砍掉他四分之一血!

     因为无需技能的加持,玩家的一些举动都能打出控制,例如把对手的脑袋摁在地上,所以一些附带控制的技能都加长了控制时间,以平衡游戏。所以吴苏这个W技能足足让他打完了QA全套,秦泊淮的血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

     看起来局面是吴苏完全占据了优势,但战场瞬息万变,就在吴苏打完这套QA连招的时候,局势又一次发生了逆转。刚才被秦泊淮削残的远程兵,因为血量过低,被吴苏方的炮车一炮一个全部轰死了。

     秦泊淮也升至了六级!

     如果说刚刚吴苏殴打他是单方面的碾压,那么他现在升至六级,也就意味着他拥有还手之力了。

     一道蓝光闪过,他也拔出了那柄完整的冠军之刃!

     吴苏反应迅速,顿时察觉到局势倒向了对面。等级的提升,不仅赐予了他大招,还小额增加了血量,他原本的血量还在四分之一处左右徘徊,这一下直接回复至三分之一!

     秦泊淮再次转身,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逃跑了,而是为了杀人!

     他EQ上前,A出被动后再利用W中断后摇,一如刚才吴苏对他所做那般,连招都像是照搬过来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双方做出的反应各不相同,被吴苏追击时,秦泊淮一心只想撤退,现在风水轮流转,吴苏被他反打,却根本没有退步的意思,而是将大刀横在面前,试图格挡他接下来的进攻。

     眩晕能将对手定住,但无法强制解除对手的动作状态。横刀于胸前,看似是个不起眼的举动,但却对秦泊淮构成了不小的麻烦。他平砍可以绕过吴苏的格挡将他拦腰斩断,但他的Q技能就不行了,因为他Q技能的效果全部都是位移、再竖砍一刀。

     秦泊淮尝试过用一段Q霸王硬上弓,可他位移后的那一刀像是砍在了铜墙铁壁上,两刀相交,碰撞出灿烂的火花,可吴苏只是被他打得往后一震,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秦泊淮犹豫了一会,百般无奈之下,只好决定闪现绕到吴苏的背后。眩晕无法解除他的“格挡”状态,但起码能让他转不过身。格挡确实能有效地抗击来自面前的进攻,但避免不了腹背受敌。

     利用第二段Q的被动,秦泊淮在吴苏背后狠狠地砍上一刀,然后行云流水地以挥出大招取消后摇,再接上第三段Q,一套教科书般的瑞雯光速连招。

     挥出大招刀刃的时候,他同时把引燃挂上,虽然第二段Q的伤害有所减免,但连招的总体伤害击杀吴苏还是绰绰有余。

     可他的大招跟第三段Q都落空了,他挥出刀刃的时候,吴苏已从面前消失,只留下一道转瞬即逝的金光。

     秦泊淮一眼便认出那是闪现的技能特效,可吴苏根本没有转身,他能闪现到哪里?他顶多往前位移一段距离,然后被他大招的刀刃命中,最后被引燃烧死。这是预想之中的剧本,可吴苏直接闪现没了影,这不符合游戏的设计。

     只有在吴苏身后观战的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

     秦泊淮迅速扫视周围,可吴苏就像是施展了隐身的魔法,无踪无迹。

     直到一个戏谑的声音从上方响起,他才恍然大悟。

     “在找我吗?”

     秦泊淮猛然抬头,只见吴苏从半空中坠下,手里拎着一把微泛绿光的巨刃,嘴角挂笑。

     秦泊淮的反应非常迅速,但他没有作出任何抵抗,因为此时此刻,任何抵抗都已经无济于事。三片刀刃从天而降,自上而下贯穿他的身躯,死死地嵌在地上。他好不容易被升级抬高的血量又被刷了下去。

     然后是吴苏落地,他使用的分明是瑞雯,可落地的那一刀却有亚索开大的感觉。他手持斩马刀落地,巨刃沿着秦泊淮的头顶一路砍到底,一步到位。

     这时候,吴苏只要再挂上引燃,便能拿下这场solo,可他落地后却在原地发愣,像是掉线了。

     寒羌雪心惊胆战,以为是网络出现问题了,可低头一看,吴苏的延迟显示灯还是绿色的。

     “你拿这个一血吧,反正结果大家都心知肚明。”原来并不是掉线,而是吴苏站在原地让他杀。

     “你是在瞧不起我?”秦泊淮既不解又愠怒。

     “如果有人在观战或是查询你的战绩,那可就不好了。”吴苏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秦泊淮顿时茅塞顿开,对战系统的完善,即使是自定义也能在战绩里查到。吴苏的意思显而易见,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最好永远不要知道。

     秦泊淮点头默认,冠军之刃已经恢复成断剑形态,他一刀一刀地砍,最后将吴苏击杀。

     “Firstblood!”

     拿下一血的瞬间,秦泊淮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色调,并非自己阵亡,而是有人直接离开了游戏。

     他也操作手环点开设置,退出游戏的按钮有五秒的等待时间,在这五秒逝去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吴苏的ID,默默记住。

     踏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