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4章:滚
    再往她身后看,还有一个破旧的灰色行李箱。

     吴苏皱眉,很是疑惑。

     鑫空举起手,将一张便笺拿在他面前,上面早已写好了字。

     “我想搬到你这里。”每一个字都是认真写的,工工整整。

     吴苏整个人都懵了,不明白她为何会提出这个想法。回想自己一个人住时无忧无虑的生活,要是多住进来一人,还是个女生,岂不是不用陈柔打扰便全被破坏了?

     不行,绝对不行。吴苏当即便做出判断。

     正要拒绝,门外的陈柔突然拽住他的手臂把他拉到楼梯口上,将鑫空打发进屋:“这位小妹妹你先进去看一下再做决定吧,姐姐和这位哥哥有话要说。”

     听到房东允许进门,鑫空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顿时绽开了笑颜,拎起行李箱就走进了屋。

     “你干嘛啊?”吴苏一脸无奈,他特别反感自己的屋子进了外人。

     “老实交待!”吴苏还没来得及生气,陈柔倒是气哼哼的,双手叉腰,一副质问晚归原因的模样,“这妹子是你从哪钓来的啊?看着挺清纯的没想到那么奔放,过来找你一不为吃饭二也没约会,就直接提出要搬进你这破屋子住!”

     说实话,看清便笺上的内容时,陈柔也是震惊的,难以置信如今这年头居然还会有女生主动找这个既没工作又没钱的家伙,还提出疑似同居的要求。

     “我真不知道…”吴苏苦着一张脸。

     “真的?那她一副认识你的样子。”

     “我就上午帮你买早餐的时候顺便玩游戏带了下她,谁知道下午她就要搬过来啊。”吴苏也是不知所措。可他刚说完便意识到情况不对,说漏嘴了。

     “好啊你!”听闻陈柔便一巴掌扇在他身上,“拿我的钱上网就算了,还带妹?”

     “这是有原因的…”吴苏觉得需要解释一下。

     “我不管!”可陈柔压根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反正这是你作孽引来的人,要么把她赶走,要么你也卷铺盖滚蛋!我不把这屋子租给别人,而是腾出来,是给一个人住的,而不是两个人!”

     吴苏也是欲哭无泪,不知为何陈柔对鑫空似乎有很大的敌意,分明两人刚刚才聊了几句,也没有发生争执。按理说就算吴苏答应鑫空搬过来,陈柔也没有理由反对才是,只要不影响到其它住户,鑫空在他屋子怎么住都是他的事。可毕竟陈柔是房东,只能是她说的算。

     “好吧好吧,别生气别生气,我这就去跟她说,好不好?”吴苏也只能安抚陈柔的情绪,她是房东她最大,她要真是大发雷霆了,不由分说让自己卷铺盖滚蛋,那不就糟糕了吗?

     “鑫空…”吴苏拐弯进屋,整个人却在门口愣住了。

     眼前的屋子,完全变了副模样。他甚至怀疑自己走错门了,退后几步看了眼门牌,确认无误后才敢进屋。他们的谈话才不到三分钟,三分钟前,这里遍地狼藉,说是狗窝估计都不会有人质疑;可三分钟后,这里已经是焕然一新。

     地上的空酒瓶已经被收拾到一个纸箱里了,凌乱的桌椅已经摆放整齐,歪斜的沙发也被归放在原位,墙上有清洗液在流淌,鑫空站在墙边,一身卫生阿姨的装扮,正两手拿着沾水的抹布往墙上搓,如果再给她一些时间,这面墙估计也会被她清洁干净。

     “这些都是…你做的?”吴苏不敢相信,提出质疑。

     鑫空乖巧地点了点头,拿出笔在便笺上写了写,递给吴苏看。

     “这样的话应该就可以住进来了吧?”

     吴苏刚想说很遗憾并不能,房东姐姐不允许,新写的便笺又递到了面前。

     “大哥哥的房间很乱呢,是没空打扫吗?”

     吴苏心说这满地的空酒瓶子你又不是没有看到,这已经不是有没有空打扫的问题了,这摆明就是有人在制造垃圾啊。

     “不过没关系,我会打扫干净的。”又一张便笺递来。

     像是有一张无形的胶带,封住了他的嘴,他清楚自己该拒绝了,可就是无法开口。一个那么天真那么单纯的女生给你打扫卫生,只是为了能搬进你这个狗窝不如的屋子里,你有理由拒绝么?你忍心拒绝么?

     吴苏找不到理由,只是顿时觉得因为害怕被房东赶出去而拒绝别人单纯的好意,有点可笑。

     “吴苏,说好了吗?”陈柔从门框外探出一个脑袋,甚是可爱。可她期待的情景并没有发生,相反,吴苏和那个女生站得很近,似乎是在聊天,氛围有些暧昧。

     期待落空后,取而代之的便是不满。她又换上了那张不满的脸,仅是对视便觉得她要破口大骂。

     “你们在干嘛啊?”陈柔换上了房东该有的语气,走上前,催房租似的拽拉了下吴苏的肩膀,“不想住了是不?”

     吴苏没有回答,倒是鑫空看见陈柔的表情不悦,以为是自己的举动惹她生气了,匆忙的拿出便笺,写上解释的话。

     可她把便笺递给陈柔的时候,陈柔压根就不看,而是一巴掌拍掉。

     “你是哑巴吗?说人话行不行?还有你!”陈柔推了一下吴苏,“是不是聋了?不是让你拒绝的吗?怎么现在还没说完?”

     “对不起。”吴苏还是狠不下心,只能低着头,“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会听你的拒绝了,但她的话,我开不了口。我没有理由拒绝。”

     “那就给我滚!”陈柔勃然大怒,伸手指向身后的楼梯口。

     若是以往,吴苏估计会伺候老爷般的左右求情,可这次,他真的返回了房间,将生活用品打包放在一个行李箱里,再吩咐鑫空不用打扫了。他不讨厌陈柔,对她也没有怨恨,她其实对自己也是很好的,一套屋子每个月可以收上千块钱,可她不租,而是留给他住。只是这一次,她未免太过小心眼了。正好吴苏也觉得不能在她这里赖这么久,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走了的话,就再也不要回来了。”吴苏从身旁经过的时候,陈柔轻声说,不再是吼人的语气,也不是破口大骂,反而显得弱弱的。

     “谢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但是我总不能在你这赖一辈子对吧?”吴苏苦笑着说,没再多做停留,而是领着鑫空一起离开。

     他走的太快,以至于有的话没说完,也没听清。比如他刚走下楼梯时,陈柔含泪转身的那局“住多久都可以的。”

     距从网吧离开,只过去了两小时。时近中午,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车水马龙,大街喧闹。吴苏牵着鑫空的衣袖,走在大街上,筹划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是太激动了啊,都没想好要去拿。”他想了半天都没有头绪,对着鑫空苦笑。

     但这时鑫空扯了扯他的衣服,手指向街边。鑫空顺着她的方向看去,是刚才他进行游戏的那家网吧。

     “你们网吧还有空缺的职位吗?”吴苏问。

     鑫空使劲地点点头,在便笺上写到:“缺一个网管。”

     吴苏思索片刻,最后无奈地笑了笑,默认了这个主意。说起来确实有点可笑,以前他还很反感类似网管的职位的,可没想到出走后能找的工作却只有这个,而且听鑫空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居然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他推门进屋,正准备跟老板娘打声招呼,只见网吧前台站着三个人。一个是满脸厌烦正囔囔着什么的老板娘,另一个是细声细语似乎在稳定氛围的年轻人,他的身旁站着秦何。

     骚扰?吴苏心想。老板娘的岁数看起来就不小了,但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跟那些年轻的校花相提并论,追求者自然不少,时而有男性骚扰也并不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