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邦无道 林父执意危言危行
    刘公瑾本想在搀扶着林夫人进入陈府后方离开的。但林夫人觉得本身自己就是来投奔陈家的,再由刘家公子搀扶进去似有不妥,存在自家落难了还端官夫人架子的嫌疑。便断然拒绝了。刚让陈府的仆人去通报,林夫人便让刘公瑾返回去帮忙找女儿,马车找多少会快点。

     刘公瑾有些无奈,但是长辈之命不得不从,遂留林夫人等回信,自己便独自离开去林府大门处跟其他人汇合了。

     陈夫人听了仆人的回禀,很为姐姐一家难过,眼里闪满泪光,欲亲自去门口接那可怜的姐姐进府。

     陈老爷闻讯赶来,见夫人欲迎林氏进来,很是不满,粗暴制止了。

     “老爷,你之前不是巴巴的把女儿往林家送吗?怎么现在却这样无情?”陈夫人又恼又怒又不解的问。

     “你是个猪脑子吗?之前是看林俊在朝为官,两家联姻对我们家当然大有好处。说不定帮我某官的事就成了。可现在呢?林俊犯罪成了阶下囚,锦衣卫的监狱有几个进去还出的来的?林家就要败了,你还让她进来让我们家沾那晦气!”陈老爷黑着脸说,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可那毕竟是我亲姐姐啊!我总不能眼睁睁看她无家可归无动于衷吧?”陈夫人言语恳切的说,包含乞求之意。

     “你当她是你亲姐姐,她何曾当你是亲妹妹啊?如果她当你是亲妹妹,早就帮我谋了个官做,何须我再用亲生女儿去讨好呢?”林老爷恶狠狠的说。

     陈夫人为姐姐辩解道:“姐夫是清官,不做任人唯亲的事的!”

     “既然林家这么清高,何须再来求我收留?”林老爷很不满的说道。

     林夫人很是为难,内心也十分挣扎,她又恳求道:“再怎么说林家一直以来也帮衬我们不少。况且世人都称赞姐夫清廉公正,说不定哪天他就官复原职呢?我们今日把若姐姐拒之门外,将来该如何自处啊?”

     陈老爷大笑起来:“你还没傻透,终于有一句话说到点子上了!”

     这时候陈碧钰闻讯急匆匆得赶来了,央求道:“爹爹,钰儿求你啦,让姨娘进来吧”。

     陈老爷怒气冲冲的瞪了一眼陈夫人:“看你教的好女儿!跟你一样傻!”又吩咐仆人道:“把小姐锁到房间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放她出来”。两个仆人拉着挣扎的陈碧钰锁到她的闺房去了。

     陈老爷暗自思忖半天,林俊那点微弱的复职希望实在犯不上搭上自己女儿的幸福。

     让他们全家人住进来也不妥,不仅费钱费力不讨好不说,弄不好还落个和阶下囚同流合污的罪名。

     要不就给他家点银两吧。若是他日林俊官复原职还能念他点好。

     打定了注意,陈老爷吩咐仆人拿二两银子给林夫人。

     仆人刚要出门,又被他叫住了:“放下一两吧。给林夫人一两银子好了。林家如今不比从前了,自会俭省,花费不了太多银钱的。”

     陈夫人看着他无耻的嘴脸,很是恶心。但也不敢再多说了,再辩解下去可能连一两银子也没了。

     林夫人等了一会,还不见仆人回来,很是愤怒,之前来陈家都是半柱香不到就迎进去了,现在已经半个时辰了,连个回信都没有。

     又等了一会,她怒气稍微有点消了,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官夫人了,不受礼遇也算正常。她还是相信妹妹会顾及多年的姐妹情分,最终会让她进门的。

     又等了一会,她的怒气全消了,只化作无奈,一腔叹息罢了。

     常言道:遇事方知人,化事方鉴心。

     只不过让她看清了人心罢了。

     无论怎样,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仍固执的等着,不断换着站和蹲的姿势。

     最后还是让她等来了回复。

     仆人看了看林夫人狼狈彷徨又饱含期待的的目光,不忍心把所见所闻告诉她,就善意的说道:“林夫人,实在抱歉,我们家老爷和夫人身体抱恙,担心把病气过给您,所以就不请您过去了。这是老爷给的一两银子,您先去找个地方住,再做打算吧”。

     林夫人听了很是生气,说是什么身体抱恙,摆明了要将自己拒之门外了。

     还什么一两银子!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但转念一想林家现在被抄了,干什么不需要银钱啊,自己不吃饭孩子还要吃呢,就强压住怒火无奈得接过了银子。

     转身就是满眼泪水。

     想着实在是无处可去,那就回林家大门那吧。即使是死也得死到自己家那去。上午摔了一跤,腿格外的疼,又加上在陈府等那半天,骨头像散架了一样。尽管这样,她还是坚定的一瘸一拐的艰难的向林府走去。

     此时,马车正载着林家两位公子和齐刘两位公子马不停蹄地往陈府赶。

     半个时辰后,马车到达陈府大门。

     林浩然即刻下车请仆人通报,然后扶着兄长下马车。

     仆人见了面露难色,林夫人刚被他想办法请走,后面这一波儿又到了,还是伤病残将。再去通传,肯定会被老爷责骂的。想到这他便迟疑着没有挪动脚步。

     齐世美见状很是恼怒,“大胆刁仆!怎么还不去通报!是不是等着要买路钱啊?”

     仆人吓得马上跪下了,“小人不敢,是老爷好像不太欢迎林家的人,林夫人都没让进大门,现在已经被赶走了。小人觉得你们还是另寻住处比较好。”

     林陈两家不是一向交好的吗?怎么到了如今这般田地。看来真是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啊,唉...

     “那我母亲现在去哪了?”林浩杰质问道。

     “小人不知,你们不如想想她可能会去什么地方,赶紧去追吧!看她行动不方便,应该走不远。”仆人小心翼翼的说。

     几位公子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换着意见。

     她能去哪呢?除了林府似乎也没有的去处了。

     可是我们刚刚从林府过来,明明没有遇上她啊。

     是啊,奇了怪了。

     可能是走的不是一条道啊,她步行,肯定要走小路才近些。

     得出结论后,他们即刻出发从小路追去。

     刚追没多久,就找到了瘫倒在地下的林母。

     林浩然飞快的跑下马车去扶母亲,虽不是他的真正的母亲,但她待林浩然甚是真心,林浩然自然也以真心相报。

     母亲昨天还是荣光焕发,如今就憔悴衰老到如此模样了,即使是旁人也忍不住心疼不已。

     这时林浩杰也一瘸一拐的来到母亲身边。齐刘二位公子此时眼睛里也是亮亮的,不由的感慨世事无常。

     林母艰难的睁开眼,看到身边的两个儿子,无奈,委屈,愤怒,感慨全面爆发,顿时泪流满面,抱着儿子痛哭起来。

     “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你们上马车去我家吧,我父亲肯定赞同的,我母亲也是个好相与的,定不会委屈你们的”,刘公瑾非常诚恳的说道。

     别无他法,林母流着感激的泪答应了。两位林公子自是没什么意见。一行人便直奔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