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夜宿林家祠堂
    已是三月,春已到来,冬还未走远,气温偶尔反复也是有的。更何况正值午夜,气温格外低些也算正常。可是这对屋子里受罚的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月光下照射下院子里的松柏越发的郁郁葱葱,甚至有了些阴冷的味道。月亮的余晖透过破败的有些腐木味的窗户撒在了多年失修的老屋里。一阵风急急的吹来,惊醒了半跪半躺着昏睡过去的人。

     他下意识的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肩膀,试图让自己冰冷的身子暖和一点。黑色的眸子惊恐不安的探寻着屋里的各个角落,除了桌子上供奉的牌位别无他物。空荡荡的屋里显的格外的阴冷。窗外的松柏阴森森的,月光又白的发冷,隐约还听见了两声乌鸦的叫声,一时间又是冷又是怕,不明所以,顿时抖的更厉害了起来,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了起舞来。一定是搞错了,不是说穿到林家二少爷身上吗?难道穿错人了?还是我醒太早,还没到穿越的目的地啊?

     之前老听朋友说上天老拿人开玩笑,之前顺风顺水的不以为然。没想到这一穿越,上天还肆无忌惮的跟我开起玩笑来了。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小心翼翼的跑到牌位前看了一下,的确都是姓林的老祖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灵魂驻足需要先到祠堂认祖宗吗?并且这浑身的伤又是怎么回事啊?

     他静下心来慢慢的回忆起来,似乎是因为这个身体的原身太过纨绔,和几个世家子打架,才被父亲打了一顿,跪在祠堂的。

     这大冷天的,打成这样还要跪祠堂。原身的父亲也真够狠的,现代的父亲就好多了,口头教育为主,拳头教育为辅。想着想着都有点想念自己的父亲了。

     都说前人摘树,后人乘凉。我这叫什么,前人造孽,后人遭殃?唉。风慢慢发起了攻势,不断的吹的牌位到此摇摆。要真是自己祖宗可能还安心点,可这毕竟是别人的祖宗啊,这万一......想想都吓的浑身哆嗦,加上衣衫单薄破烂又浑身是伤,他又慢慢昏睡过去。

     日上三竿,天空澄澈洗练,小鸟叽叽咋咋叫个不停,似乎在嘲弄晚起的人儿。

     梦呓中的林浩然不停的念叨着“林家老祖宗保佑,我是个好人”,不厌其烦。突然他辗转了一下身子,一张俊秀的脸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似梦非梦的呻吟着,疼。日光毫不客气的透着窗子射到到他的眼睛上,他终于努力挣了挣眼睛,眼皮似有千金重,怎么挣都是一片模糊。又这样半睡半醒的过了一会,身上热辣辣的疼痛使他彻底的清醒了。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完全陌生的世界,又惊又喜,不禁叫出了声:“终于摆脱昨天的祠堂了。”叫完暗自吃惊了,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带着些许稚嫩。半夜在祠堂太过惊吓,都不知道现在的样子呢。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着质朴古装的人走进来,神情激动的说:“少爷,你终于醒了,我这就去禀告夫人。”脑海里翻转着原身的记忆,这个仆人似乎叫阿才。

     看着古色古香的房子,摆设虽称不上华丽,却也十分考究。屋里淡淡的香味丝丝入鼻,别有一番风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书香门第的感觉。虽然在古装剧里看过,但跟身临其境还是相差太多。忍不住的用手摸摸这摸摸那,果真是真才实料啊,比后代仿建的精美太多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林浩然的沉思。“我的儿啊,你终于醒了,切不可怪罪你爹爹,他也是为你好,一时失了分寸,才下手这么重的,”说话的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妇人,慈眉善目,目光里包含亲切,这应该是这副身体的母亲张氏了。面对此情此景,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这样对自己殷殷教导的,百感交集,竟一时语塞。

     “既然醒了就好好读书,再调皮捣蛋到处闯祸,下次打的更厉害。”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应该就是原身的父亲林俊了。正义凛然,看着就是一副正派模样。看着是好官,不过就知道打,完全不像好父亲的样子。

     “都打成这样了还打,是不是亲爹啊,”林浩然轻声嘀咕。

     一个看起来十七八来岁的少年一脸严肃的说:“不要再胡说了,爹爹都是为了你好,是你不争气,先生讲的不会还到处闯祸。”说话的是原身的哥哥林浩杰,他还真是缩小版的林俊,连说话的表情都一样,不知道是不是以父亲为榜样,刻意模仿而成的。不过不管是不是,应该都比所谓的林浩然讨喜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当哥哥的都这么少年老成。唉,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这原身也可真够笨的,被打成我现在这样,又跪了一天一夜祠堂,昏迷了,估计是早上才被抬回房间的吧。

     想我一个文艺男青年,区区几篇古文应该还是玩的转的。

     ”爹爹让我背的什么文章啊“,林浩然不屑的问道。

     “诗经,哥哥,我也开始背了呢,你要是还是不用功,我以后都可以教你啦”听到脆生生的童音,林浩然朝那个发声源望去,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在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甜甜的对着他笑。好标致一个小人儿啊,虽然说的话是嫌哥哥笨,奈何这个假哥哥居然一点都不讨厌。可能真的是太可爱的缘故吧。

     “现在哥哥会背了,”林浩然快速的一字不落的背了几篇,换来了大家诧异的目光。

     怕被怀疑他不是本人,林浩然解释了一句:“孩儿之前顽劣,让父母费心了,卧床这几日我深感愧疚,以后孩儿会好好读书,孝敬父母的。”母亲听了呆了几秒,便会心一笑。父亲脸色少变,微微点了点头,像是不太相信但还仍抱有一丝希望的样子。

     待所有人都散去后,林浩然不顾身体的疼痛慢慢的挪到了铜镜那。不禁惊呆了,也太帅了吧,活脱脱一个翩然公子范儿。虽然受了些伤,但这皮囊真是不错,也算是伤的其所,暗自的嘚瑟起来。

     “少爷,表小姐来看你啦”!阿才的声音眉目里都是笑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