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登门致歉
    晨光熹微,天色微明。

     百花和着鸟鸣争奇斗艳。

     桃花艳艳静无尘。红杏枝头春意闹。玉兰花:净若清荷尘不染,色如白云美若仙。

     若是不早起当真辜负了这一片盎然春景。

     也许是晚上没有娱乐活动自然睡的早些,又加上昨日马不停蹄地忙,太过疲惫,昨晚林浩然用过晚膳便睡下了,竟也一夜无梦,着实是罕见的很啊。跟现代的经常失眠多梦形成鲜明的对比。

     隐约听见鸟鸣便醒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因身伤未愈,免了书院的课,倒正遂了林浩然的心意,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好好享受一下大明王朝生活。

     招呼阿才拿来了换洗的衣服,就着原身穿衣的模糊记忆不熟练的穿了起来。

     比起穿衣,束发才是个麻烦事,半个时辰未成功,便吩咐阿才动手了。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皮肤白皙,脸庞俊美绝伦,五官精致无比,一双剑眉星目,甚是愉悦。再加上穿着青色广袖长衫,腰间系着一个精致玉色腰带,头顶戴青色方巾,散着垂直的头发,更显得风姿卓越。

     若没有几朵桃花怎对得起这副好皮囊呢!

     早餐吃了个鲜肉包子和八宝馒头,喝了碗珍珠翡翠白玉汤。虽然汤是咸的,倒还适应。

     吃过饭便去园子闲逛。

     春风轻拂,空气清新无比,桃花杏花玉兰花争相开放。

     如此美色,自己之前怎么没发觉的?

     现代时空气是没有如此清新,天也没有如此蔚蓝,但是花还是循时而开的啊。或许只是按部就班往前赶,太过忙碌,没有心情没有心境欣赏美景吧。也许只是浮尘蒙眼,不曾用心生活过。

     杨柳低垂,随风轻轻摇曳。隐约间看到一个曼妙女子的身姿。一袭绿衣随风起舞,日光透过柳枝斑驳的斜射到女子的身上,有一种若即若离的美感。白玉步摇在日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越发显得仙气十足。

     听到慢慢走近的脚步声,女子缓缓的回过头,面如桃花,眉如墨画,眼若秋波,看清了来人,她便嫣然一笑道:“表哥,你来啦!”

     虽是第二次见了,但陈碧钰比上次颜色更胜,明显是精致打扮过的,美的恍若仙人。林浩然一时看呆了。况且这明明是自己家啊,听她话意思像是在等自己。便不答反问:“表妹怎么在这里啊?”

     “我本来此拜访姨母,奈何景色太美,便留下观赏了,让表哥见笑了。”陈碧钰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表妹来的倒是很频繁啊!当真来见母亲吗?不知道是不是另有深意。

     “都是一家子,有什么见笑不见笑的呢!你喜欢看,看便是了”,林浩然似笑非笑的回答。

     谁知陈碧钰当即羞红了脸,又随便闲聊了几句就推脱去见林夫人了。

     林浩然也觉察到了,许是表妹误会自己的话了。

     话说古代表哥表妹的情缘那么多,算不算近亲结婚呢。

     近亲结婚的话会有遗传病的,生出的孩子可能是残次品,这样很不好。

     一会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

     又晒了一会阳光便回到了屋里。实在太闷了,便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看。

     突然一个古怪的想法袭来,古人酷爱看书有没有可能只是因为娱乐活动太少的缘故呢。

     想法冒出来以后又觉得这样想确实有点邪恶,存在不尊重古人勤奋努力的嫌疑。随即便否认掉了。

     手里拿着论语慢慢的读了起来。一般读一边感慨,孔子说的都很有道理啊。可以解决很多现实的问题。最佩服的就是那则或约:“以德报怨,何如?”这不是困扰很多人的问题嘛!孔子老人家轻描淡写的就解决了。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说的太经典了。怪不得他能成为圣人。拜服。

     晚餐照样的几样小菜一个汤。想来这也是清廉官家的日常了吧。林大人和林大公子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只有林母断断续续的拉几句家常和妹妹甜甜的笑声让林浩然觉得不是自己一个人在用膳。

     饭后林母独把林浩然留下了,妹妹不怀好意的冲林浩然笑笑。笑的林浩然顿时发毛,自己好像安守本分,没干啥错事啊!

     “听说碧钰挺合你意的,她也中意与你,这孩子我也喜欢。等办完你哥的婚事,就把你们的给办了吧!”林母面里含笑的说。

     看来真是误会了啊!解释的话会不会越描越黑,伤了感情啊。

     要不还是先缓缓吧,拖延点时间从长计议也好。

     “母亲,我年纪还小,还想好好读书考取功名,等我年长些再说吧!”林浩然故意很认真的说。林母若是留意,便能看出林浩然心中的无奈,但她心情很好,并不曾留意。

     “难得我儿如此上进,母亲很是欣慰,左右你年纪还小,迟个一两岁也是好的”。林母欣慰的说道。

     又闲聊了几句,林浩然便匆匆告退了。

     按理说这表妹长得清新脱俗,聪明可爱,又对林浩然格外上心。若是说林浩然一点都不动心,鬼都不会信的。

     可是他终究摆脱不了现代的近亲不能结婚的法律桎梏,或者说是摆脱不了他所知道的近亲结婚后代可能会得遗传病的阴影。

     心里是无限的惆怅却也夹杂着甜味,毕竟身边围着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奈何...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