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初到林家
    这个表小姐陈碧钰可是原身的青梅竹马啊!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可林浩然毕竟是第一次见,加上现代他并没有经历过多少小儿女情怀的场面,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得宜,顿时局促不安,仓皇失措。

     暗自思躇了半天,最终慌张的整理一下衣衫和头发,爬了床上假寐了。

     一个悠然的脚步声慢慢的靠近了。

     “表哥,你又疼昏过去了吗?”女子关切的问,带着隐约的抽泣声。

     听着这如泣如诉的话语,再装睡也太不人道了吧?

     林浩然只好应声安慰道:“我没事的,表妹,你不用担心”。

     陈碧钰一袭淡蓝色棉布宽袖上裳,配着碧色渐染绣荷花拢烟裙。腰上是淡绿色的锦绣缠枝梅花腰带。头上斜插着一支银质的秀腊梅的步摇。

     虽不至于倾国倾城,但胜在清新素雅。

     再加上她柳叶弯眉,樱桃小嘴,又带着抽噎,梨花带雨的,甚是惹人怜爱。

     听到回音,陈碧钰顿时松了一口气,慢慢放下了心来,停止了哽咽,脸上浮现了些许笑意。

     “表哥,别人不知,我是知道的,你是聪明的,只不过不喜欢死读书罢了。”陈碧钰很认真的说道。

     原来这原身不是笨,只是有些玩世不恭啊!这样再好不过了。

     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以示对表妹理解的欣慰。

     “这是我家祖传的跌打损伤药,你涂一下,伤口很快就会好的。”不含哭声的陈碧钰的声音非常轻快,犹如莺转虫鸣。

     “有劳表妹费心了哈。”

     “我们之间何须如此客套啊!”陈碧钰假装生气,故意撇了一下小嘴,亦娇亦嗔的说道。

     这样都能生气啊!小女孩的心思可真难猜。没办法,只能求饶了。

     “是表哥的错,表妹你不要生气了哈。”林浩然无奈的说道。

     陈碧钰轻挑了一下眉毛,愉快的笑出声来。

     “愚兄听闻你被打的半死不活甚是悲惨,特地大老远的跑来安慰你。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密会佳人,好不快活啊!却害的我遭如此冷遇,在门口站了半天,居然都没被发现。这被无视的滋味可真真不好受啊,只好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一下了。”说话者衣着华贵,面润如玉,举止优雅,手里拿着一把折扇。

     春天拿一把扇子,不禁让人产生了是真风雅还是附庸的疑问。也说不定只是年轻公子哥之间的风尚罢了。

     在记忆中收索片刻,林浩然判断出这位应该是原身的好兄弟鸿胪寺少卿齐佑之子齐世美。

     林浩然正在思索着如何开口。却见陈碧钰羞红了脸,说了句:“你个登徒子,偷听别人讲话”。而后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齐世美身后还站着一位年轻的公子,虽说年纪尚轻,面容消瘦,但眼神炯炯,相貌秀气,通身难掩朝气,活脱脱一阳光美少年啊。这应该是职方司郎中刘大夏的二公子刘公瑾了。

     林浩然定了定神,尴尬的说道:“世美兄说笑了,我这哪里是什么密会佳人啊!只是表妹听闻我受伤,送点伤药过来罢了!你们也是,来了怎么也不让阿才通报一下?反倒弄得我不知礼数了!”

     话语一出,齐世美和刘公瑾立即哈哈大笑起来。

     “你何时知过礼数啊?光屁股一起长大的交情,你跟我们在这装什么风雅啊?再说啦,让人通报哪还有这一出好戏看啊!”齐世美调侃的说道。

     “是啊,浩然兄,你什么样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嘛!”刘公瑾也附和道。

     林浩然暗自叫苦,也不知道原身咋交了这么俩损友。

     不过这么一玩笑吧还真拉近了距离,真和他们亲近了不少。

     “看你这小表妹小巧玲珑又剔透可爱的,秀而不媚,清而不寒,活脱脱一个小家碧玉的典范啊,况且她对你又情深义重的,不如择日娶了可好?”

     林浩然正欲接话,却听到刘公瑾义正言辞的说道“世美兄此言差矣!古往今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大事切不可私定终身的啊!况且我们三人虽素来顽劣喜闹,但也仅限在小事上。在大事上还是万万不能做主的啊!”

     这古人的辩论能力还挺高的,反应慢的连话都接不上了。但自己毕竟也刚到此地,多听少说,也能更多的了解这个朝代,不至于穿帮,也是极好的。而且还能忙里偷闲,乐享其成,倒是很不错,就悠然的听他们大放厥词。

     又听见齐世美嫌弃调笑着说道:“数你年纪小,长得也阳光明媚,怎么一肚子伦理道德,一副老学究的做派,唉。”

     看到被嫌弃,刘公瑾不知是据理力争好还是不据理力争好,就暗暗的低下了头。

     看到双方已经熄火了,总得说点什么啊。

     赞成谁反对谁会得罪其中一方,索性转换话题吧。

     “阿才,上茶啊!客人来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上茶!太太怠慢贵客了!”林浩然大声叫道。

     “上完茶再准备点好酒好菜来”,感觉自己有点饿了,随机补充道。

     “我们俩算哪门子贵客啊,没事天天都来打秋风,”齐世美笑道。

     不一会茶端上来了,林浩然见二人都饮的很是享受,就依他们之样优雅的饮了起来。谁知道一下口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又甜又咸的,什么味都有。“这也叫茶?”话语一出才觉察出自己失态了,这样说会引人怀疑的啊。

     两人见状,很吃惊的问“浩然兄怎么啦?自家的茶都不合口味了?”

     阿才这是也战战兢兢的过来询问要不要重新换一壶。

     林浩然只好随便找理由解释,“兴许是我受伤未愈,又加上实在是饿了,才觉得茶不是滋味的。”说完自己都觉的心虚,如此理由实在是太过敷衍了。

     好在二人都是粗枝大叶的人,虽有疑虑但不会深究。

     这也就勉强算过了。

     “原来二少爷是饿坏了啊,我马上去厨房看有什么吃的先端过来。”阿才恍然大悟的说。

     三人又随便玩笑了几句,便开始吃饭饮酒了。

     “你们知道王霸现在怎么样了吗?”齐世美悠悠的说道。

     见二人不明就以,毫无反应,就随即解释道,“就是前天跟我们打架的那个,叫王子业的,由于他经常欺凌弱小,欺男霸女,所以有人偷偷给他起了个王霸的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