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春风得意正青春(一)
    林浩然还在像往常一样吃着看起来很养生的四菜一汤,阿才进来通报齐公子和刘公子已经在他的房间候着了,这注定会是一个不无聊的一天。

     林浩然吃罢饭便匆匆去会友了。

     齐世美一身浅蓝色衣服一看就是风流倜傥范儿,与之相比刘公瑾一身浅灰色衣服就比较低调多了,但难掩的朝气和笑意很是加分。

     “二位兄弟为何来的如此早?莫不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告知?”林浩然问道。

     “贤弟说笑啦!我们这种闲散人员能有什么要紧事啊!只是见今日春光甚好,特来邀兄同游。不知贤弟可否赏脸啊?”齐世美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不是向来不喜文墨,讨厌文绉绉的讲话吗?怎么今日竟如此文雅?太让人不习惯了!”刘公瑾满肚狐疑,很是不解的问。

     林浩然正欲接话,齐世美大笑起来:“他要卖弄文学我怎么也得陪他玩玩,要不然显得我多没文化啊,我好得也是读过几年圣贤书的,可不能让人小看了去。”

     林浩然下意识的摊开双手,表示很无奈。

     刘公瑾恍然大悟,跟着笑道:“两位仁兄好雅兴啊!只是不知我们何时出发去游玩啊?再晚就到正午了!”

     “林二公子快些收拾吧,马车外面候着呢!”齐世美字正腔圆的说道。说完还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浩然忿忿不平的想:这两个人放到现代演戏肯定都是抢戏王。连个插话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

     也可能是自己出到明朝,不太熟悉,有点怯,左右思索,才反应慢的。

     也有可能是自己比较低调,不喜欢出风头也未可知。这个理由好,显示了自己把机会让个别人的高尚情操。想到这,不由的就笑了笑。

     “傻笑什么呢?不会是春梦未醒吧?快点吧!”齐世美不怀好意的说道。

     “哪有?我只是想到春游心情好而已,”林浩然敷衍的解释道。

     二人唏嘘不已,看来是不相信,不过也没有再追问。

     林浩然也不知道带什么,就随便拿壶酒,拿了些糕点跟他们一起上路了。

     马车三面是实木的,上面有精简的雕刻,后面是灰色印花帘子。虽然不是很名贵,但是大气结实,古朴典雅,也很合身份,还算不错。

     刚走没多久,就进了闹市区。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又走了一个时辰,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只见繁花盛开,一片连着一片。三三两两的人悠闲的赏花或者坐在地上饮酒作诗,好不畅快。

     三人很快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一会在桃花边驻足,赞叹“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一会去杨柳树下感慨“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三人又悠闲的走到了杏花下正欲感慨,隐隐约约看到杏花深处有一抹粉色的靓影。于是三人慢慢走近驻足睁大眼睛看,此时出游的目的迅速由看美景升华到了看美景下的美人。只见她站在杏树下惬意的赏着杏花,还试图去闻杏花的香味,一副很享受的表情。一阵春风吹来,她的裙摆随风飘扬,杏花纷纷落下,有几片调皮的飞到了她的青丝上和衣衫上,更加增添了她的艳丽多姿。

     林浩然默默的下了定论,如果表妹是杨柳仙子的话,她一定是杏花仙子,各有各的美,平分春色。

     少女发觉有人在看她后,侧过头看了过来。目光落到林浩然身上,微微一笑,随后飞快的跑开了。

     三人偷窥别人被发觉,虽然他们脸皮都厚,但到底是读圣贤书的人,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多少有些尴尬。

     “那个女子是一个人来的吗?”最后还是齐世美打破了沉寂。

     “好像不是吧,我看她似乎到了桃花下的人群里,她们应该是一起来的”,林浩然心不在焉的说道。

     “你看的倒仔细,怎么?魂被勾跑啦?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齐世美调侃的说道。

     “就是,就是,魂被花精勾跑了吧?”刘公瑾附和道。紧接着,他又面露难色的补充道:“那你那小爱的小表妹可咋办呢?”

     “我们三个一起看的,为何偏偏打趣我?”林浩然不解的问。

     “还能因为啥?她冲你笑了,可能属意你。这郎有情妾有意的,不是一段佳话嘛!连说都不让说!唉,我们这旁观者这够悲催的”,说罢还故意叹了一口气。

     林浩然被他弄的苦笑不得。哪里就郎有情妾有意了呢?还能更夸张点吗?

     这时候一个梳着双螺髻的女子走来,穿着简单,像是一个婢女。但脸庞俏丽,大大的眼睛很是讨喜。

     她朝三位公子行了一下礼。缓缓的从袖口拿出一张字纸递给了林浩然。轻快的说道:“这是我家小姐给你的”。而后转身离开了。

     林浩然顿时满脸通红,他性格内向,现代时都没写过情书,更别说收情书了,没想到驻足到明朝公子身上还有情诗收。不是说古代封建吗?居然有这么活泼开朗的女子,也太让人吃惊了。

     齐刘二位公子跟着起哄,林浩然很是激动,一抖一抖的把纸打开了。

     上面写道: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齐刘二人又是一阵唏嘘不已。

     这首诗词林浩然是知道的,这是韦庄的思帝乡。是女子大胆追求婚姻自由的词。

     如此大胆,林浩然非常震撼,也颇受感动。

     自己怎么能这样想呢?明明昨天晚上母亲还跟他谈论与表妹的婚事。还有这样的想法实在太不应该了。

     转念又一想,和表妹在一起是近亲结婚啊,自己又不会愿意。

     之前看《安娜卡列尼娜》,上面这样描述外遇,“我吃饱了饭,经过面包店,又溜进去偷面包,”之前认为在感情上不可能会出现,现在却现实的存在了。真的要背弃表妹和她在一起吗?书上也给出了答案;“若能克制尘世欲望,自然无比高尚。若忍受不了这寂寞,毕竟也享尽人间欢乐!”

     选择高尚还是想尽欢乐呢?

     凭自己这心里素质,做了背弃别人的事,以后要想一夜安眠说不定就困难了呢!

     要不给她写信拒绝吧,又不忍心。

     “摇摆不定了吧?你可以都娶啊!三妻四妾很正常的啊!就是人家都是小姐做妾谁都未必愿意吧。”齐世美调笑道。

     “我可没想享那齐人之福!”林浩然不满意的解释道。无论怎样,他还是想往高尚聚拢的啊,毕竟自己那十几年书也不是白读的。

     但是心里还是不自主的有某种不能与人说自己也不敢正视的期许。

     齐世美和刘公瑾给他提着五花八门的建议,肆无忌惮的消遣他,挤兑他。

     可他总也拿不定注意。出现了一个想法随即被推翻,又出现一个又被后一个推翻。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看怎么鼓动他都不起作用,齐刘二人索性熄火了,让他自己纠结去吧。二人拿着酒对饮起来,就着糕点,好不惬意。

     林浩然看看二人,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就又掉入了纠结的漩涡中,不能自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抬起头一看,惊讶的发现附近就他们三个,其他人好像都已离开了。

     林浩然深深叹了一口气,像是有些懊悔。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像是解脱了。

     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见面?

     也不知道自己希望见还是不希望见。

     齐林二人发觉大家都走后就拉着林浩然乘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