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终将加冕为王
    呵呵!

     姜澜内心冷笑,没想到进化者中大名鼎鼎的夜王是个中二病患者,如果他的那些对手得知,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

     看着姜澜略微呆滞的表情,夜王不疾不徐的说道:“你很惊讶?或许觉得我是在胡言乱语?不要否认……我从你的表情看的出来。”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会让你相信我所说的!”

     说着夜王招招手,街道的另一边有一辆黑色的汽车开过来。

     夜王很绅士的拉开车门:“美丽的小姐,请吧!”

     姜澜无奈,左顾右盼,却也只看到寥寥几个路人,毫无疑问这些人救不了她。

     “至少要让我给家里人报一声平安吧?”

     “我已经告诉你家人了,当然……他们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

     “你……是怎么说的?”

     夜王耸耸肩膀:“照实说的……我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所以我告诉你爷爷,我带你拯救世界去了。”

     姜澜痛苦的捂住额头:“中二病是绝症!”

     “在你们国内有个组织叫炎黄血,嗯……比较麻烦,里面有几个大恶人,总是反对我拯救世界,所以……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该走了,姜澜,请上车吧!”

     看着一脸笑意的夜王,姜澜就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

     且不说炎黄血并不认识自己这一号小人物,就算知道又如何?他们现在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想着姜澜心里就有些不爽,皱着眉头坐进车子,坐在前排的司机是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小丑,看到姜澜,他转过头露出一个笑容:“你好,我是马休!”

     马休?

     姜澜仔细回想了一下。

     这人应该是夜王手下的而是十二使徒之一,异能是傀儡术和隐身,擅长暗杀!

     接着夜王也坐到她身旁,关上车门后说了一句:“走吧。”

     车子启动,向东边驶去,很快就出了市区上高速公路。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姜澜问道,很明显这人是个神经病,说不好要发什么疯。

     “唔……我们的目的地是日本,不过中途也会有些停留。”夜王对姜澜的他态度很好,几乎是有问必答,也不知道目的何在。

     日本?

     姜澜头疼了:“我们去日本干嘛?咦,难道……你觉得日本人罪大恶极,要去人道毁灭他们?这个我支持!”

     夜王斜了她一眼说道:“不是,虽然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需要救赎,但是……这件事要慢慢来,我去日本是因为……还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同伴等着我去唤醒,然后……去参加Comic Market !”

     说着夜王脸上露出狂热的神情,犹如一个朝圣者!

     “Comic Market ?”姜澜有点懵:“这是什么?”

     “全日本乃至全球最大的漫展!”夜王言简意赅的说道,神色极为神圣庄重!

     好吧!姜澜总算知道他的中二病是怎么来的了!

     姜澜对于二次元没什么兴趣,也了解不深,就不在这个话题上深究,想了想问道:“日本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人?那人也有三十三器?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全世界所有已经出世的三十三器的下落,原因……”说到这里夜王狡猾的一笑:“虽然你是我的同伴,但是还没有到告诉你的时候!”

     姜澜本就是随口一问,也没想从他口中能得出什么结论。

     目前她还不清楚这个夜王胁持自己的目的,难道有什么特殊癖好?想到这里姜澜狠狠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坐的离夜王远点。

     至于他说的拯救世界?

     鬼才信!

     “那么……是谁和我一样倒霉,即将被你胁持?”

     “别这样说!”夜王笑着反驳:“我可没有胁持你们,我只是……引领你们走上你们该走的路!”说着他沉吟了一下,然后语气低沉沙哑的说道:“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沉睡的神灵们从永眠中苏醒,无尽的大地即将迎来新生,而你……终将加冕为王!”

     呸!

     夜王的话,只换来姜澜这一个字。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这些脑子拎不清的人,因为你所已知的一切三观,对于他们都是无效的!

     夜王说着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姜澜:“看!就是她,和你一样的命运之女,我、还有你们,还有更多的命运之子,我们将一起君临天下!”

     对于他的话,姜澜已经选择性屏蔽。

     照片上是一个粉雕玉琢的美少女,从照片看大概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粉色和服站在樱花树下,笑容甜美。

     “挺漂亮的小姑娘。”姜澜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就把照片还给夜王。

     反倒是夜王,接过照片后开始兴致勃勃给姜澜介绍这个女孩的情况。

     “呐,是很漂亮吧,这小女孩叫樱谷雪间……”

     听到小女孩名字,姜澜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头。

     樱谷雪间!

     这个名字她听过!

     樱谷雪间是樱谷长马的女儿!

     而樱谷长马则是日本名嘉原三大上宗家之一樱谷家的家主!

     这夜王还真是大胆包天,劫持自己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人也就罢了,还敢把注意打到名嘉原身上。

     虽说名嘉原的实力比不过三十年前被星座基金会覆灭的高天原,但也不是他夜王一个人可以挑衅的!

     何况拥有后世记忆的姜澜知道,名嘉原这些年很是出了些天才人物,神代弥生、中御门音弦、风间未绪……

     这些名字,每一个在未来都是强大到令人颤抖的存在!

     正是有这群人,名嘉原隐隐有替代炎黄血成为东方进化者世界龙头的架势,重现昔日高天原的荣光!

     而前世自己叛逃时,名嘉原已经发动了对星座基金会的复仇之战!

     也是因此给了她盗走彼岸花开的机会!

     夜王还在絮絮叨叨,姜澜已经有些昏昏欲睡,无意间听到夜王的一句话,却又让她来了精神。

     “……同样是宿主,这个小姑娘可比你还厉害呢,她已经开启了释梦弥天,可惜就是力量太弱,不然我也不会去找她的……”

     释梦弥天?

     姜澜抓住这句话的关键字。

     三十三器中的释梦弥天!

     她会有三十三器,姜澜不意外,但是她为什么会有释梦弥天?

     记忆中这东西应该是十年后才会出现吧?

     而且宿主可不是樱谷雪间!

     自己是因为前世的原因,才会得到彼岸花开,那么这个樱谷雪间又是从哪来得来的释梦弥天,难道她……也是重生的?

     亦或者,世界已经改变了?

     ……

     汽车在高速路上疾驰,两边都是无尽的黑暗,姜澜也很难判断自己现在在那里。

     到得半夜,她终于有些精神不济,靠在车子的座椅上睡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破晓,眼前是一片高楼大厦,车子正行驶在进城的高架桥上。

     “我们到那里了?”姜澜揉揉眼睛问道。

     夜王正在翻一本漫画,听到姜澜的话收起书说道:“到砚城了。”

     姜澜思索一下,砚城离鹿州足有五百公里,看样子他们走了一夜。

     一夜未睡的夜王和马休都看不出丝毫的疲惫,伸了个懒腰,夜王说道:“早餐是补充营养的最佳时刻,我们可不能浪费,找个地方吃早餐,顺带也让我们的小美女好好休息一下。”

     于是马休就将汽车停在一处酒店门前,然后很殷勤的下车为两人拉开车门。

     马休这一身装扮实在有些滑稽,不禁让酒店的侍者多看了他几眼,然后又看到从车上下来的夜王和姜澜。

     俊男美女的组合还是比较吸引眼球的。

     于是侍者殷勤的过来欢迎。

     在前往前台的过程中,酒店不少进出的客人都对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

     一个小丑、一个金发帅哥、一个绝色美女,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有些怪异的组合。

     还有些客人好奇的对着三人拍照,姜澜冷着一张脸,反倒是夜王和马休颇为配合,看到有人拍照还会露出一个笑容比个手势,让某些妹子花痴的尖叫。

     “三间客房!”

     夜王对着前台的妹子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看着如太阳一般迷人耀眼的夜王,前台妹子有些花痴的愣了几秒,直到夜王轻轻叩着桌子,她才反应过来。

     脸色一红说道:“好的,请您出示一下身份证。”

     于是夜王掏出护照递过去,前台接过护照证登,一边登记一边说道:“原来您是法国人啊。”

     “是的。”夜王点点头。

     “法国好美的,我知道有卢浮宫、凯旋门、埃菲尔铁塔等等。您是来旅游的吗?”

     “是的。”夜王微微一笑:“中国也很美,我一直觉得中国和法国是世界上最美的两个国家,中文和法语也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

     说话的功夫,前台已经登记好信息,将钥匙递给夜王,同时说道:“九楼最里面三间客房,那么……祝您在中国玩得愉快!”

     “谢谢你,美丽的女孩,也希望你以后可以去法国看看,那是一个美好的国度,你会爱上它的!”

     夜王和姜澜离去,前台女孩还在发花痴。

     实在太帅了!太绅士了!

     只是这个法国帅哥身边跟着的小女孩是他什么人?也太好看一点了吧?

     ……

     站在电梯上里,姜澜好奇的问道:“原来你法国人?”

     夜王哈哈笑道:“亲爱的姜澜,你要知道,国籍这种东西对我是没有意义的,只要我需要,我可以是法国人,也可以是英国人、美国人,甚至可以是中国人!”

     说着他还对姜澜眨眨眼睛:“对了,我还有一个中国名字,叫李思齐,见贤思齐!”

     呃……

     姜澜没想到这个夜王对中国文化了解颇深。

     电梯在九楼停下,夜王将一把钥匙递给姜澜说道:“我会让人送早餐过来,你好好休息,下午我们出发。”

     “去那里?”

     “魔都,然后从那里坐船出海。”

     姜澜的房间是902,正好夹在夜王和马休中间。

     进入房间关好门,姜澜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洗澡,而是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

     接起电话就听到爷爷焦急的声音。

     “澜澜,你在哪里……”

     “爷爷,你先听说!”姜澜打断老人的声音,然后长话短说将自己的情况说清楚,听到姜澜在砚城,姜伯儒就说马上会联系当地警方,却被姜澜制止了。

     “爷爷,你听我说!这件事可能很难理解,但是普通人确确实实救不了我,你赶紧寻找一个炎黄血的组织,只有他们能救我!”

     大概三五分钟,外面传来敲门声,姜澜立刻挂了电话。

     面对夜王,普通的警察来了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的,只有炎黄血的高手才能对付他。

     而以姜伯儒的人脉地位,联系到炎黄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姜澜不知道的是,她现在钱包里放着一张洪思雪的名片,就可以联系到炎黄血!

     可惜,她终究是不知道洪思雪的身份。

     敲门声持续了几秒,姜澜走过去开门。

     一个侍者推着餐桌走进来:“小姐,您的早餐!”

     姜澜松一口气,说道:“好了,放在那边吧。”

     侍者退出去,姜澜没有看那丰盛的早餐,而是钻进了卫生间——她要洗澡。

     现在求救的电话已经打出去,能不能逃出这个中二病的魔掌,她却没有信心。

     夜王不是白痴,他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胁持自己,不会没有依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