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踩一脚
    冬日的清晨很冷,昏昧的日光迟迟不愿跃出东山。

     姜澜坐上车子,有些昏昏欲睡,昨晚看到那个进化者之后,她胡思乱想很久,睡得有些晚。

     车子到一中门口时她还有些迷糊,但是下车被冷风一吹立刻就清醒过来。

     姜澜嘟嚷两句谁也听不清的话,背着书包走进校园。

     背后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传来,李莹莹从背后赶来,然后很自然的挽上姜澜的胳膊,两人走进教室。

     教室门口依然有大批的朝圣者,教室里林溪墨也仍然在安静的学习。

     姜澜背着书包在林溪墨旁边坐下。

     “早啊”姜澜放下书包说道。

     林溪墨从课本上抬起脑袋,露出一个微笑:“早啊”

     姜澜开始整理书包,然后很自然的向林溪墨伸出手,林溪墨笑着摇头把自己的各科家庭作业递过去。

     然后姜澜就开始奋笔疾书,某一刻她抬起脑袋看了一眼教室墙上的钟表哀叹一声:“糟糕!时间不够了,我物理作业还没做的!”

     于是林溪墨不得不收起自己的课本,无奈的伸出手说道啊:“拿来吧。”

     姜澜笑嘻嘻的将自己的物理作业递过去。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正常。

     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周一。

     ……

     这周六是圣诞节,学生们都在讨论如何过节。

     在国内圣诞节已经越来越受到年轻人喜爱和关注,归根结底除过西方文化的入侵,最重要的是商家的炒作。

     圣诞节有利可图,所以商家们都愿意以这个为噱头搞一些活动。

     只要是有利益的地方,商家都不会放过,如果七月七鬼节有利润,相信这些商家也会不遗余力的去炒作。

     对这些,姜澜则是可有可无的态度。

     前世她在国外待那么多年也没能融入西方文化,大概是她比较念旧亦或者中国的文化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灵魂。

     她不鄙视且很尊重西方文化,但是她自己对西方文化无感,也从不过圣诞节。

     不过学生们都很感兴趣,事实上在后世喜欢过圣诞节也多是新潮的年轻人,能有这么个节日让大家放松一下也是很好的。

     仅仅一早晨就要数为男生来邀请姜澜和林溪墨参加一些周末的圣诞活动,不过毫无意外被两人拒绝。

     姜澜是不感兴趣,林溪墨……对于她来说,现出除过学习外,能吸引她的东西实在不多。

     倒是李莹莹很有兴趣,已经找姜澜讨论好久,说什么平安夜市中心广场那边会有表演,还会有什么圣诞树之类的,要拉着姜澜去玩,不过都被拒绝了。

     姜澜是没兴趣去什么广场看表演的,不过之后的一件小事让她有了一点想法。

     中午上课前林溪墨递给她一个苹果。

     很圆很红的苹果,姜澜咬了一口,口感清脆甘甜,觉得和家里买的有些不一样,于是随口问道:“你自己家种的吗?”

     “是啊。”林溪墨歪头淡淡笑道:“家里有几颗苹果树,今年结了不少果子,可惜吃不完了。”

     “那怎么不卖了啊?”

     “卖哪里去啊?吃是吃不完,但是卖又太少了,没有商贩愿意收的,而且……”说到这里,林溪墨脸色一黯:“而且就算卖了钱,我爸他肯定又要拿着钱出去赌了。”

     说到这些林溪墨还有些难为情,如果是别的同学她自然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姜澜是她的第一个朋友,而且家境很好,她总觉在姜澜面前有些隐隐的自卑。

     虽然她知道姜澜根本不会有其他想法,但是作为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她自己难免有些异样的心思。

     林溪墨家中的情况姜澜很清楚,知道她那个嗜赌如命的老爸是只要有点钱就会去赌的性子。

     三两口啃完苹果,姜澜说道:“你自己出去卖了就好了,干嘛把钱给他呢?”

     “呃……”林溪墨一愣,然后苦笑:“我卖那里去,一个人都不认识啊。”

     姜澜将果核扔掉,打了个响指说道:“我有办法啊!”

     “你有什么办法?”

     “我和你一起去,就是……不知道你脸皮厚不厚?”

     林溪墨愣住了,呐呐说道:“这……和脸皮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我们出去在街上摆摊卖啊!脸皮不厚不敢吆喝那可是卖不出去的。”

     “街上卖?我以前也想过的,可是……有城管啊,而且……大家不都是喜欢去商城或者市场买吗?摆街上卖得出去吗?我们又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摆摊。”

     姜澜笑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十分好看:“呐,如果是平日里确实不好卖,但是……这不是快圣诞节了吗?”

     姜澜的大学是在国内上的,她依稀记得那时每到圣诞节,学生们就流行在平安夜买平安果。

     所谓平安果其实就是苹果啦。

     只不过被商家用礼品盒包好,然后原本一斤几块钱的苹果就变成一个四五块钱了。

     也有不少机灵的学生会提前准备苹果,然后在平安夜摆到校园里,小小赚一笔。

     林溪墨提到她家里有不少苹果,吃不完又卖不出去,姜澜就有了这样的心思。

     一方面就当是帮助林溪墨改善生活了,另一方面也是找点事情做。

     前世她确实是很厉害的人物,在进化者世界也算一号人物。

     但那是前世,现在她就是普通的富家女,且没想过成为一个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所以能普普通通生活下去就很好了。

     做些普通人做的事情,上学、看书、旅行之类的。

     就算她是异能者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如何成为世界第一,如何拯救世界之类的事情。

     整天争霸世界,很累的耶!

     超人、蝙蝠侠也会休假呢。

     听到姜澜的解释,林溪墨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期期艾艾的说道:“我……我无所谓的,吆喝什么的没问题,不过……不过……”

     姜澜明白她的意思,毕竟苹果还需要包装,于是说道:“只要你答应,其余就不用担心了,这样吧,嗯……周五晚上是平安夜,周四!周四我带着东西去你家,咱们把苹果包装一下,然后周五晚上带到广场去卖!”

     “这……好吧!”看着姜澜期待的眼神,林溪墨点头答应。

     “那就说定了!”

     ……

     时间很快被小贼偷走,转眼就到周四。

     这几天姜澜的生活很平静,上课偶尔会翻翻课本,确保自己没什么不会的地方,然后就是睡觉、看杂书,抄林溪墨作业,偶尔对着林溪墨姣好的面容发会呆。

     两人依然会收到大量情书、礼物,两人一如既往的把情书扔掉,礼物坚决的退回去。

     周四下午放学,因为提前打过招呼,司机并没有来接姜澜。

     姜澜和林溪墨肩并肩站在公交站台等公交,她们要去商场买些礼品纸制作礼盒——这个年代平安果的概念还未深入人心,所以并没有专门用来包装的礼盒,需要两人动手制作。

     两个青春靓丽的绝美少女站在路边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你很少坐公交吧?”林溪墨拽拽肩上的书包带问道,她知道姜澜家境很好,上学放学都是有车子接送的。

     “也不是啊。”姜澜回忆了一下说道:“我初中时也经常坐公交呢,那时离家比较近,都是坐公交,几站路都到了。”

     “你初中是在玉兰中学上的吗?”

     “是啊!”姜澜点头,她初中确实是在鹿州著名的私立中学玉兰中学上的,不过高中时她爸妈觉得应该让她去学习氛围更好的一中,而不是富二代聚集地玉兰高中部。

     “你呢?我记得是十三中吧?”姜澜反问道。

     林溪墨点头,就在两人漫无目的的聊天中公交车开过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跳上车,这个点正是学生放学,大人下班的时间,公交车很拥挤,姜澜和林溪墨费了很大力气才挤上公交。

     车厢拥挤,每个人都只有一点点的立足之地,姜澜和林溪墨挨得很紧,几乎是前胸贴后背,姜澜抓着扶手,林溪墨则抓着姜澜的手臂。

     公交车艰难的开动,所有人在惯性作用下摇晃。

     车子开过几站即将到达两人去的商场——

     “啊——”林溪墨低声惊呼,身体朝着姜澜重重压过去。

     姜澜腾出一只手抱住林溪墨。

     “怎么了?”

     “他……他摸我……”林溪墨脸色绯红,指着身后的一个男人说道。

     “谁摸你了?车子这么晃,人又这么多,我不小心碰到你就是摸你了?”男人一瞪眼,立刻反驳。

     “你……”林溪墨词穷,她脸皮薄,被这男人一呛,连修长的脖颈上都有一层淡淡的粉红。

     对于这样不要脸的人,她实在没办法。

     姜澜审视这个男人一眼,不到三十岁的模样,看起来还算正常,就是一双眼睛太过猥琐,在林溪墨身上来来回回徘徊。

     姜澜将林溪墨拉到自己身边和她换了位置低声道:“我来收拾他。”

     林溪墨想要拒绝,因为她觉得姜澜再厉害也和她一样是个学生,她不希望姜澜和自己一样被这个猥琐的男人非礼。

     但是姜澜力气很大,很快两人就换了座位,姜澜站在林溪墨背后,把两人隔开。

     男人看到林溪墨和姜澜换位置还有些失望,但是当他看清姜澜后立刻眼前一亮。

     你说这俩小姑娘怎么长的?一个赛一个的俊俏啊!

     自己今天有艳福了。

     于是他也不在乎姜澜审视的眼神,悄悄靠近,反正车上人多,人和人之间有点肢体接触不正常吗?

     等到姜澜转过身去,这人竟然比刚才还大胆,竟然偷偷解开拉链,看着姜澜被牛仔裤紧绷的翘臀,眼神火热。

     只不过他没有具体动作,公交车一个摇晃,所有人都跟着晃动了一下。

     姜澜也是在惯性的驱使下摇晃身体,同时由于比较“娇弱”脚下“不由自主”的晃动几步。

     很不巧的一脚踩到男人的脚上——

     “啊——”

     宛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车厢,男人的脸色涨成酱紫色,痛苦的似乎眼泪都要落下来!

     众人立刻将目光转向这边,姜澜立刻高声说道:“抱歉啊……大叔,抱歉,不小心踩到你脚了!”

     看到踩人的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再看看男子杀猪般的嚎叫,众人不由得对男子投去鄙视的目光。

     “至于嘛,一个大老爷们……”

     “就是,那小姑娘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估计连八十斤都不到吧?”

     “我一只手就能抱起来,他一个大老爷们让踩一脚就能叫成这样?丢人!”

     听到车厢众人夹杂着鄙视不屑的私语,男子真是欲哭无泪。

     说得轻巧,你们来试试啊,看看你们会叫不?

     他觉得自己脚都要断了,这小姑娘属大象的吗?力气这么大?

     “你……”男子怒视姜澜:“你是故意的!我脚断了,你……你要赔我医药费!”

     听到男子的话,姜澜还没开口,车上其他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人真不要脸!人家小姑娘那样的能踩伤他?”

     “就是!我看他就故意想要讹钱呢!”

     “那未必呢?你们看他的拉链,这人指不定打着什么主意呢?”

     听到其他人的话,男子下意识赶紧去拉自己裤子的拉链,看着车上的众人嘴硬道:“你们知道什么!我脚断了,断了!要不我脱鞋给你们看?”

     男子不说还好,一说话立刻引起全车人的公愤。

     “住手!这是车上,你敢脱鞋?老娘扇死你信不?”一个提着菜篮的大妈拿着茄子指着男子说道。

     “就是,有没有公德心!素质真低!”这是一个打扮时尚的女白领,她一边看着男子,还一边用手扇着鼻子,似乎他身上有异味一样。

     “你敢脱鞋,老子砍死你!”这是一个人高马大,满脸横肉的光头大汉说的话。

     就连公交车上的售票员都不得不开口:“公共场合,请注意个人的文明素质!”

     男子心里委屈啊!

     我说我脚断了,你们不信,我说我要脱鞋证明,你们又不让!

     你们还讲不讲理了?

     我不就是准备耍个流氓吗?至于这样对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