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抵达魔都
    下午两点,酒店的报时钟响起,同时姜澜门外也传来敲门声。

     姜澜起身开门,门口站的是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脸色有点发黄,相貌普通。

     姜澜皱眉,正准备开口问他有什么事,没想到那男子微笑着开口:“亲爱的,睡得如何?”

     说话的声音赫然是夜王!

     此时的夜王竟然变成一个地道的东方人。

     姜澜上下打量他几眼,也不得不赞叹:“你的易容术确实出神入化……不过,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亲爱的!”

     “能到你的夸奖,我很荣幸,亲爱的!”

     显然夜王已经自动忽略了姜澜的最后一句话。

     “那么……现在该你了?”

     “我也用化妆?”

     “你觉得呢?”

     姜澜明白,如果自己三人都是如此伪装,炎黄血想要找到自己就很难了。

     可是她能拒绝吗?

     一个小时后,姜澜和夜王离开酒店时,已经没有人认得出这是早晨引起围观的两人。

     比起夜王的改头换面,姜澜的变化不算太大,依然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只是看上去比真实年龄大出几岁。

     她的五官经过夜王的伪装,都有些改变,虽然改变不算大,但是每一部分都变化,就很难让人认出来了。

     两人走在一起,就像是一对出来的旅游的父女,丝毫不引人注目。

     在停车场,姜澜见到了马休。

     他已经换掉那身花花绿绿的小丑装扮,连褐色的头发都染成黑色,穿着西装,带着墨镜,赫然一副忠心保镖的打扮。

     看着走来的姜澜,马休一脸恭敬的拉开车门说道:“先生、小姐,请上车!”

     姜澜坐上车,左右看看对夜王说道:“你可真谨慎!”

     他们现在坐的已经不是早晨来时的那辆车了。

     姜澜对车不是很敏感,但也知道自己乘坐的这辆座驾抵得上普通人奋斗大半辈子了,看来这个夜王是很有钱了。

     像他这样的人实在是很容易积累财富。

     “小心驶得万年船,炎黄血什么的太麻烦了。”夜王咕哝一句,然后又掏出一张卡片递给姜澜:“呐,你的新身份。”

     姜澜接过来,是一张身份证,上面写着一个叫李璃的名字。

     甚至连那张照片都和现在的姜澜有七分相似,这让姜澜不得不再次惊叹于夜王的神通广大。

     “李璃?”

     “是的,这就是你现在的身份,李璃!旭日集团董事长李思齐的千金李璃!”

     姜澜愣了一秒,反应过来:“你……”

     她想起来,夜王说过他有一个中文名字就叫李思齐。

     “是的!”夜王矜持的点点头:“你现在就是我的女儿!所以我叫你亲爱的姜澜……不对,应该是亲爱的女儿,没有错了吧?”

     看着一脸郁闷的姜澜,夜王又说道:“我和你父母年纪差不多,所以你不用觉得我是在沾你便宜。”

     姜澜不知道原主的父母就是死在夜王手下,不然现在不知道是否还能心平气和的与他说话。

     “你以前就是千金大小姐,扮演这个角色没有问题吧?”

     姜澜索性不再说话。

     车子驶出市区,又上了高速公路,看到路牌,姜澜知道车子是开往魔都了。

     高速公路上,姜澜正在闭目养神,却被夜王的一阵叫声吵醒。

     “超过它!超过它!Fuck!超过它!”

     姜澜睁眼,看到夜王正在手舞足蹈的指着旁边的一辆车叫嚷。

     旁边的是一辆保时捷敞篷,大冬天也不把车顶放下来,不知道冷不冷。

     车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神色张狂,看着和自己并驾齐驱的车,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一脚油门就将夜王的车甩在身后,同时远远对着夜王的车比了一个中指。

     于是才会有夜王手舞足蹈的一幕。

     看着神色张狂的夜王,姜澜替保时捷车主捏了把汗。

     遇到这个神经病,你就自求多福吧。

     听到夜王的话,马休立刻提速追上去,他们开的这这辆奔驰不是跑车,但是性能也不错,再加上马休的车技很好,很快就追上了保时捷的车主。

     放下车窗,马休对着旁边的保时捷车主狠狠回敬了一根中指,然后一脚油门超过去。

     不过还没等他得意多久,身后有发动机的声浪传来,保时捷又追上来。于是在前往魔都的高速路上,一辆保时捷和一辆奔驰就展开了激烈的追逐赛。

     姜澜赶紧系好安全带,谁知道这几个神经病会不会失手,造成车毁人亡的悲剧,自己不就是亏大了?

     两辆车毫无顾忌的飞驰,多次惊吓的旁边的车狂按喇叭,车主破口大骂。

     这场追逐持续到两辆车都下高速路为止,保时捷车主的车技和马休差不多,但保时捷毕竟是跑车,占着优势,最终是领先奔驰下了高速。

     那年轻人下了高速并没有将车开走,反而是停留在路边,等着马休将车开过来。

     大概是想看看和自己飙了一路的人是何方神圣,却没想到马休根本没停,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潇洒离去,只留下一路尾气。

     年轻人讨了个没趣,看着远远离开的汽车,摸摸鼻子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向另一个方向开去。

     车上夜王开怀大笑:“哈哈!他现在一定很郁闷!”

     “也只有你才能干出这么没品的事。”姜澜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啧!”夜王毫不在意,反而是很开心的说道:“谁让他要和我飙车来着,可惜今天这不是跑车,不然……哼哼,换成跑车,我就要和他亲自较量了!”

     姜澜现在百分百确定,这个夜王是不是神经病还说不好,但是神经质是一定的!

     更悲哀的是自己现在还不得不和这个神经质呆在一起,想跑都跑不了。

     作为国内最大的城市之一,魔都的繁华是毋庸质疑的,车子刚上主干道,就被堵得寸步难行。

     等到好不容易到达夜王订的酒店,白昼已经开始落幕,金色的晚霞挂在天际。

     无论是在砚城或者魔都,三人住的酒店都是当地最好豪华的地方,这方面夜王从不会亏待自己。

     这一次的入住就比较平淡,再没有引起旁人的围观。

     看着夜王开了三天的房,姜澜问道:“怎么是三天?”

     “因为三天后有一趟去往日本的游轮,我们坐游轮走。”

     “游轮?为什么不坐飞机?”

     “我喜欢坐游轮!”

     夜王的话让见姜澜难以反驳。

     三间房,姜澜又是在中间位置,这一次夜王甚至收走了她的手机,让她无法再和家里联系。

     “请相信我,我可没有伤害你的打算,我只是……打算带你去看看另外的世界,所以暂时不要联系你的家人了,你可以把这次的事情当成一次旅行……就当成生活中的小惊喜,按部就班的生活很无趣,不是吗?相信我,很等你愉快的观光完日本的景色后你会坐上飞机回到家里,见到所有你想见到的人。”

     这是夜王在她进房间之前对她说的话,让姜澜一头雾水。

     说起来,夜王对她的态度很好,几乎是有问必答,但是到现在姜澜都不清楚他的目的所在,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拯救世界的同伴了?

     旅行?姜澜可一点都不喜欢这次的旅行。

     她暂时不准备联系别人了,夜王既然能说这样的话,自然是知道她之前的事情,也是在告诉她之后应该怎么做,姜澜暂时还没有惹怒这个神经病的打算。

     晚上八点,姜澜百无聊赖的在房间看电视,敲门声响起。

     站在门口的是夜王,他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装扮,对着姜澜说道:“这座城市很繁华,我想我们可以体验一下夜生活。”

     “没兴趣,我要睡觉。”姜澜摇头拒绝。

     “不要这样,青春的活力在于释放和挥霍,不要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样,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生活,就像……就像一个时钟,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规律的滴滴答答,这样的生活是有多无聊?实在浪费上天给与我们发现生活的双眼!”

     “你还有青春?”

     夜王的长篇大论只换来姜澜一句嘲讽,他也不生气,只是笑笑说道:“只要我还活着,还能呼吸空气,还能看见天空,听到风声,闻到花香,我就永远年轻!青春不是年龄,而是……”说着夜王指指自己的心脏。

     “心态不错!”姜澜淡淡的说道。

     “别这样!”夜王无奈的说道:“姜澜,明明你才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怎么给我的感觉像个五六十岁的人一般,作为孩子不应该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充满活力,而且永远不知道疲倦吗?你看看你,说话的语气、神色都很少改变的,这种情况怎么能出现在一个青春无敌的美少女身上呢?”

     夜王说的痛心疾首,似乎对于姜澜的作为极为惋惜,似乎她一个美好少女不去出去疯就是浪费一样。

     不过夜王有一点说的没错,姜澜两世加起来确实五六十岁了。

     “大概我和别人不一样吧。”姜澜只能这样回答。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趁着夜色,我们好好浏览一下这个繁华都市的液晶吧。”

     姜澜的回答让夜王再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兴趣,催促着姜澜出发。

     纵然心里不情愿,姜澜也只好穿上一件外套和他一起出去。

     在酒店门前,马休已经将车开过来,这一段时间他都在尽职尽责的扮演一个称职的管家和司机。

     “去那里?酒吧?”车上姜澜问道。

     夜王摇摇头,神色夸张的说道:“见鬼!你才十五岁,不能喝酒,我怎么可能带你去酒吧?”

     “呵!没看的出来你还挺有人道主义精神的嘛。”

     姜澜随口说了一句,有几分嘲讽也有几分夸赞。

     “那是!”夜王自得的说道:“曾经我还参加过国际红十字会,在非洲好几个国家参与过人道救援呢。”

     “你?人道救援?什么情况?”姜澜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实在很难想象夜王去参加人道救援是个什么样的景象。

     “这个……”听到姜澜问具体情况,夜王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你也知道非洲那个地方一直比较混乱,各种军阀、无政府组织混战,民众一直过的比较苦……”

     听他的话,姜澜实在无语,什么民众过得很苦,很难想象这种话竟然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所以我参加人道救援之后就觉得,如果只是救援的话并不能拯救非洲,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拯救非洲!”

     “什么?”

     “战争!”夜王有力的吐出两个字,然后解释道:“混乱来自于战争,必将终结于战争,所以……”说到这里,夜王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所以那几年在非洲我都会去扶持一些军阀,帮助他们消灭对手,统一他们所在的地区,这样就能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了。”

     “结果呢?”姜澜冷静的问道。

     “结果……”夜王的脸色一下垮了下来:“结果并不好,那些人太蠢了,他们根本不会治理一个国家!往往统一之后带来的都是独裁和暴虐……”

     听到他说独裁和暴虐,姜澜神色古怪的看着夜王,毕竟这位在进化者世界于是出名的大恶人了,竟然能听到从他嘴里说出这些话,还真是新鲜。

     看到姜澜神色有异,夜王摆摆手解释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不是一个独裁者,不然也不会寻找你这样的伙伴了!”

     这句话倒是在理,姜澜暂且相信他,于是夜王继续说道:“独裁和暴虐之后必定是更大的矛盾,更大的混乱,到后来我甚至亲自出手干掉了一些人……别看我,我可没有搞大屠杀,我杀的人……大概一万个吧?”夜王说着有些不自信,看着前边开车的马休问道:“马休,有一万个吗?”

     “是的陛下,有幸被您亲自杀掉的有一万个!”

     得到答复,夜王得意的看着姜澜:“我确实没有搞大屠杀,只是杀掉一些冥顽不灵的人,但是这也并不能用影响非洲的局势,后来我觉得这样的人道行为不能拯救非洲,于是就离开了,但是!”说到这里夜王的神色又变得极为气愤:“某些虚伪的人竟然说我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说我是恶魔!我像恶魔吗?”

     姜澜:“……”

     这就是你说的人道主义救援?

     杀了一万人,你告诉我你不是恶魔?

     也难怪除过死敌炎黄血之外,其余各大进化者组织对夜王也是欲杀之而后快的态度。

     他这样的人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