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少女·来客
    时间刚到六点,伴随着市中心钟声的敲响,一盏盏的路灯亮起来,仿佛星星之火,点亮整座城市。雪精灵翩翩起舞,步伐轻盈的落在人间,为喧嚣的城市染上一层霜白。

     庭院内的屋檐下,少女坐在藤椅上睡觉。

     这里远离嘈杂,只有远方的钟声传来,掀起静谧的回音。

     睡梦中的少女似乎做了噩梦,紧紧皱起眉头。

     俄而,猛然睁眼,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眼中尽是迷茫。

     “这……这里是……国内?”

     少女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随即想要起身,但是因为在藤椅上窝的太久,双脚发麻,一个趔趄又栽回藤椅上。

     一双尽是褶皱的的手扶住了她,耳边有苍老的声音传来:“脚麻了吧?”

     她回头,身后站着的是一位满头华发的老人,岁月的风霜刀剑在他脸上刻下了痕迹,但是他的精神很好,眼睛明亮有神,腰杆也挺得笔直。

     “你……”少女说出一个字,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只好闭嘴。

     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应该是死了吧?

     那种情况下,贺绍元亲自带队,还有七位S级高手,自己怎么可能生还。

     那么眼下是什么情况?

     重生吗?

     还是贺绍元又一次设下的圈套?

     ……

     看到少女眼中尽是迷茫,老人微微笑了一下,让整个人看起来和蔼许多:“又睡蒙了?连我也不认识了?”

     “啊?……啊,是……睡蒙了……”

     情况不明,她只能这样语焉不详的应付。

     “回屋吧,下雪了,睡着了会感冒的,女孩子要是落下病根了,可是一辈子的大事。”老人说着伸出手去搀扶她。

     老人最后一句话触动了她的神经,她伸出的手又闪电般的缩回来:“什……什么……女,女孩子?”

     她的声音突然提高,神色夸张,充满错愕,似乎对这几个字很敏感。

     突如其来的高声把老人吓了一跳,随即又笑:“还真是睡蒙了。”

     老人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当是睡醒后的胡言乱语。

     她也立刻醒悟,眼下状况不明,自己最好还是保持沉默,避免多说多错。

     ……

     两周后——

     姜澜仍旧坐在最初的藤椅上发呆。

     两周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她弄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是事实如此——

     她重生了!

     眼下是二零零六年,地点是国内一个名叫鹿州的二线城市!

     她变成了一个初中二年级的学生,确切说是一个名叫姜澜的女学生。

     如果没有这个女字,她觉得这就是上天对她的恩赐。

     然而,这只是如果。

     此刻她最大的冲动就是以头抢地尔……

     ……

     更让她觉得复杂的是这个少女的身世,就像是现代版的林妹妹,寄人篱下。

     那一日她醒来见到的老人并不是她的亲人,但是她现在确实和老人生活在一起。

     原因——

     原主的出身也算不错,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是书香门第。

     她的父母都是留洋归来的高材生,在国家科学院工作多年,原主之前十三年的人生过的也是顺风顺水,有着良好的教养和生活环境。

     但是这种情况止步于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姜澜的父母出了车祸,不幸双双遇难。

     她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早年已经过世,其余亲戚也不多,平日来往更少,她父母过世后连个愿意照顾她的人都没有。

     天可怜见,关键时刻,姜澜父亲的一位知交好友站出来收养了她。

     而她醒来那一日见到的老人就是父亲好友的父亲。

     说起父亲这位好友,也是颇具传奇色彩。

     这人名叫沈如龙,也就真的如他的名字一般,是一条过江龙。

     本出身草莽,早些年在东北道上混过,敢打敢拼,在那边有些威名。

     后来据说搭上了皇城根下某个大家族的线,金盆洗手,摇身一变就成了商业大亨。

     沈如龙本身有手段有魄力,是个响当当的枭雄人物,再加上贵人相助,真的是时来天地皆同力,短短数年不但漂白了身份,更是将自己的商业帝国遍布华夏,成为北方商界有数的人物。

     姜澜也不清楚这样一个白手起家的草莽怎么会和父亲那样一个学富五车的人成为生死之交。

     按理说两人见面的场景应该是都斜眼瞅着对方,互相在心里腹诽,一个骂穷书生,一个骂暴发户,擦肩之后再狠狠吐一口唾沫才对。

     但是事实上两人确实相交莫逆,父母出事后,连丧事都是他一手操办的。

     之后更是将姜澜接到自己家里,担当起看护人的身份。

     但是因为生意原因,沈如龙平日并不常在鹿州,这边只有他的父亲带着孙子留在老宅子。

     他收养姜澜之后本身要接到身边教养,但是他的父亲,也就是姜澜见过的那位老人却极力要把姜澜留在自己身边。

     这其中原因要涉及到这对父子之间长达二三十年的理念争执。

     这是他们家族内部的矛盾,姜澜没资格说什么。

     不过无论是沈如龙还是他的父亲,对待姜澜都不错,毕竟家大业大,也不差多养一个孩子。

     因此姜澜的眼下的生活环境还算不错,各种待遇都和沈家的孩子一般无二,虽然作为一个豪门,沈家内部腌臜事情不少,但这些基本不会影响到姜澜的生活。

     毕竟豪门的很多事情归根结底还是利益上的事情,而姜澜和这些人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自然没人会来冒着惹怒沈如龙的风险来为难她。

     这个豪门是沈如龙一手建立起来,在家里他可是真正意义上说一不二的!

     如此眼下的状态,姜澜觉得除过变成女孩让她有些不满以外,其余还是都能接受。

     至少不用像前世一样,整日里勾心斗角,连自己最好的兄弟都在背后捅刀子。

     现在的她虽说寄人篱下,但是她已经十三岁,再过几年生活上独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到那时如果不想在沈家待下去,离开就可以了。

     天大地大,终究是有她的容身之处,还能落得一身自在。

     前世走过太多万人簇拥的长路,收获的只有艳羡和嫉妒,最终也逃不过身死的落幕。

     一生寂寞如烟花。

     而这一世——

     她只愿岁月静好。

     ————

     沈家老宅子建在鹿州市郊区,沈如龙发达之后翻新了这里,不但新盖了别墅、泳池等,连门口的马路也焕然一新。

     相信要不是沈如龙的威名太甚,这条宽阔的马路一定会成为飙车爱好者的聚集地。

     日落西山后,黑暗的大幕席卷天穹。

     远处有发动机引擎的声音传来,在沈家的大门口停歇。

     漆黑的越野车骤然刹车,暂短的沉默后,车门被推开。

     来人是一对男女。

     女子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穿着黑色的风衣,脚上是一双长筒靴,酒红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随风晃动。

     女子身材丰韵有致,五官非常漂亮,是那种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很高的美女,然而她的眼睛太过狭长,让她在美丽之余多出几分不协调的锋芒毕露。

     女子身旁的同伴则是一个男人,同样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但是身材魁梧的过分,宽大的西装套在他身上,有一种穿着紧身衣的滑稽感,皮肤像是被烈日暴晒过,即便是在夜色中也是显得黝黑。

     “就是这里?”女子抬头看看大门,声音很轻。

     “嗯!”旁边的男人点点头。

     女子似乎已经习惯他的沉默寡言,往大门里面看了看,轻轻呼出一口气说道:“进去吧。”

     说和带着男子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