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夜色下的战斗(上)
    周六的聚会订在市中心一家酒楼。

     姜澜没有让家里开车送她,而是接到李莹莹之后,两人打车来的酒楼。

     姜澜到时已经是下午六点,这个时间天色已经开始变得昏暗,酒楼的霓虹灯亮起来,为进出的人们镀上一层虚幻的迷醉。

     雷勇站在酒楼门口迎客,与他一同迎客的还有武术社的另一名成员鲁伟彦——这酒楼就是他家开的。

     看到姜澜和李莹莹下车,两人都是眼前一亮迎上去。

     可是把这小姑奶奶等来了!

     “我的大小姐诶,你可算来了。”雷勇怪笑一声,三两步跑到姜澜面前说道。

     “抱歉,我们来迟了。”姜澜微微对两人颔首说道。

     今天的姜澜没有和往常在学校一样穿着校服——事实上,一中校规极严,平日在学校必须穿校服,她也没机会穿别的衣服。

     她上身是一件米色的风衣,里面一件白色的羊毛衫,脖子上围了一条蓝白格子的围巾,下身穿着水洗白的牛仔裤,脚上一双帆布鞋,配上她清丽无双的外貌,优雅温和的气质,当真是陷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存在。

     这不是姜澜想要炫耀什么,其实在前世还是男人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很注重仪表的人,原因很简单——这是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

     你去参加一个宴会,宴会的每个人都是衣冠楚楚,但有一人穿着沙滩裤、大背心、人字拖施施然走进去,肆无忌惮的大吃大喝,这会让别人怎么看你?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不拘小节,是个性,比那些衣冠禽兽的人好一万倍!

     但这也是对主人的不尊重!

     前世姜澜看过很多小说都会有这样的桥段,主角穿得破破烂烂去参加宴会,而后被人鄙视,再然后大发神威,狠狠羞辱鄙视他的人,收获一圈震惊、佩服、爱慕、嫉妒的目光!

     这毕竟是臆想。

     而就姜澜自己的经历来看,她从来没有在任何宴会上见过这样的人出现——除非是来砸场子的!

     不拘小节不是没礼貌没脑子!

     姜澜不认为参加宴会都要穿的衣冠楚楚,或许很多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当这成为一种社交礼貌之后,你就不得不这样做了。

     因为你生活需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需要和其他人接触,你就要学会这些交际手段!

     所以,即便今天只是个简单的聚会,姜澜也换了一套衣服,简约不失风度。

     不过她脸上依旧是未施粉黛,素面朝天。

     她不会也不喜欢化妆,更不懂得女人用的那些化妆品、护肤品,对于她来说变成女人就很不爽了,漂亮也罢丑恶也罢,不过是一副皮相,她也不会理解那些女人对于化妆品的狂热心理。

     而对于见惯只穿校服的雷勇二人来说,此刻姜澜的杀伤力几乎是核武级别的。

     两人一路走过来迎接,雷勇还好,鲁伟彦的眼睛就像长在姜澜身上似地。

     听到姜澜的话,鲁伟彦抢先一步开口:“不晚!不晚!我们也才刚到呢!”

     扯扯身边的李莹莹,姜澜说道:“不介意我多个带个人吧?”

     “不介意!不介意!李大美女能赏脸那可是莫大的荣幸!”

     “就是!李莹莹同学来了,我们是举双手双脚欢迎呢!”

     两人的脸庞几乎笑成一朵菊花,然后一起走进酒楼

     因为是鲁伟彦自家的酒店,所以他也特意为这次聚会准备了一个豪华包厢。

     因为人多,鲁伟彦特意吩咐在包厢中摆了两套桌椅,姜澜进来时包厢已经坐满人。

     看到主角进来,所有人都报以最热烈的欢迎——这次名义上是武术社的聚会,但是雷勇知道,这些人九成九都是冲着姜澜来的。

     姜澜没来以前,这群人都已经喝了三壶茶却还不上菜。

     虽然这些人姜澜几乎都不认识,但是看着一张张青稚的面孔,也知道是自己同学,也就客气礼貌的和所有人打招呼。

     正主到来,鲁伟彦一挥手,各种菜肴如流水一般端上来,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学生们终于能大快朵颐。

     ……

     姜澜和武术社的学生聚餐中时间一分分流逝。

     太阳失去对天空的主导权,细月如钩,夜空中有着漂亮的繁星。

     这里是位于城市某处的红灯区,各色的女人衣着暴露,站在门前或者路灯下对着过往的路人搔首弄姿。

     寒冷的夜色中,梅丽尔依旧是一身性感的装扮,站在某个巷子口抽烟。

     这个女人很美,美的像是罂粟,明明是致命毒药,却让无数男人趋之若鹜。

     只不过梅丽尔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当第五个男人过来问她包夜多钱时,梅丽尔终于怒了!

     干!老娘就这么像出来卖的吗?

     于是她将烟蒂丢在地上,恶狠狠对着那个一脸猥琐的男人骂道:“滚!老娘不是出来卖的,要是饥渴了回家找你老妈去!再烦,老娘砍死你!”

     看着这女人一副凶狠的架势,那个男人嘟囔两句:“不是出来卖的站这里干嘛?”

     然后不等梅丽尔发威就赶紧离开。

     也幸亏他走得快,不然已经有些暴走的梅丽尔说不好就要在这里大开杀戒呢。

     又等了几分钟,梅丽尔转身往巷子深处走去。

     她要离开这条红灯街,到对面的商业街上去,说不定能寻觅一两个好的猎物。

     上次的行动结束后,班克罗夫特大人迟迟没有传下新的命令,只说让自己继续在鹿州潜伏下去。

     可是真的很无聊,她想战斗,想要撕裂对手,想要用他们的鲜血沐浴,而不是在这样一个城市待下去,只能无聊的去寻找猎物,而且为了防止被其他人盯上,她还不敢频繁有动作。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等这次任务结束,自己一定要非洲或者南美、中东什么的地方,好好杀一些人,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

     这样想着,梅丽尔已经快走到巷子口,巷子口的另一边是没什么人经过的小道,再往后百米的地方军就是商业街了。

     就在此时!

     这浓郁的化不开的黑暗中,雷霆声骤然炸裂!

     梅丽尔脸色一变,身影一闪,急速的向后退出十多米!

     下一瞬间,她刚才立足的地方宛如遭遇炸药爆破,完全破碎!凄厉的裂痕从那里扩散开始,一直蔓延到十余米外她的脚下!

     那一瞬间,这里就仿佛是被打桩机重复冲击了几十次,哪怕是一面墙在这恐怖的冲击下也要化为齑粉。

     而造成这一切效果的仅仅只是一条粗壮的手臂!!

     满天星光下,那魁梧的身影从深陷的地面中拔出自己的手臂,看向不远处的梅丽尔露出一个笑容。

     昏黄的路灯下,这笑容格外的狰狞!

     梅丽尔深吸一口气,盯着对方缓缓从地上拔出的手说道:“龙魂武装?”

     “你知道?很好!”随着一阵脚步声,洪思雪的身影出现在她背后,堵住她的去路冷笑着说道:“那你一定也知道我们是谁了!”

     此时她和范峪都是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隐秘在夜色中,难以让人分辨清楚。

     “当然,炎黄血的人嘛”梅丽尔的声音就低沉,沙哑中带着异样的魅力:“那个大块头手上带的应该就是龙魂武装——猛犸吧?”

     随着梅丽尔的话,范峪晃晃拳头,在他的手上带着拳套,看上去是皮质的,却泛着金属一般的冷冽光泽。

     洪思雪和范峪在黑暗中向梅丽尔逼近,梅丽尔不慌不忙整理一下凌乱的发梢,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两位应该就是炎黄血外勤部白虎组的洪思雪和范峪吧?”

     “知道的还蛮详细!”洪思雪冷笑:“可惜……你就要死在这里了!”

     洪思雪话音未落,空气中再次响起炸裂声,范峪以极快的速度推进过来,宛如高山落石,势不可挡!

     他奔跑过的地方如同被战车碾压,在身后留下一个个深陷的脚印!

     他的力量一瞬间增强数百倍!

     同时皮肤逐渐泛出金属的光泽,如果坚硬的金刚石!

     这就是范峪的能力,力量强化和皮肤硬化!

     弹指间,范峪蕴含着恐怖力量的一拳再次爆发,大地碎裂,梅丽尔却在最后的瞬间闪过这足以让自己粉身碎骨的强力一击!

     炸裂的余波传来,梅丽尔被震的后退,却才这瞬间毛骨悚然,硬生生扭转身形,让身体落在别处。

     与此同时,一柄利刃从黑暗探出,差之毫厘的从梅丽尔脖颈处划开,带走她一缕秀发!

     洪思雪出手了!

     梅丽尔躲开了洪思雪的攻击,但是代价是她必须承受范峪攻击的余波,令她肺腑震荡,有些难受!

     “不愧是白虎组的最强组合啊!”梅丽尔落在不远处冷笑着说道:“那我也要认真了!”

     说着她的身体开始变化,一瞬间梅丽尔的身体爆出炒豆子般的声音,她的身体开始增高,同时嘴巴上颚露出两个尖尖的獠牙!

     “嘭!”

     梅丽尔的后背竟然长出一对黑色的翅膀!

     坚硬的骨骼,薄薄的肉膜,再加上她露出的獠牙和猩红的眼睛。

     此刻梅丽尔活脱脱就是一个吸血鬼的形象。

     梅丽尔在变身,洪思雪和范峪可不会傻傻站着,身影一闪两人就向梅丽尔冲过去。

     一瞬间两人来到梅丽尔身前,范峪那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一拳将梅丽尔击退,同时洪思雪接近,寒光一闪而逝,利刃划过梅丽尔的左臂!

     三秒后,梅丽尔的左臂伤口才有鲜血喷涌!

     只是这一瞬间梅丽尔也完成变身,看着两人桀桀怪笑:“刚才打的很爽吗?”

     她的手臂四上,伤口一阵蠕动,竟然强行弥合!

     下一瞬间,梅丽尔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

     冷风袭来,洪思雪头皮发麻,立刻一个拧身,手中的利刃迅速后切!

     出现在洪思雪背后的梅丽尔不敢硬接的她的兵刃,又是一个闪身从原地消失,空气中还残留她声音

     “龙魂武装——鬼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