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对质(下)
    真相很残忍,但是我们需要看到真相

     ……

     安静转学了!

     这个消息在高一九班炸开,让许多学生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为什么昨天还和大家嘻嘻哈哈的安静,毫无征兆的就转学了。

     只有安静的两个跟班明白原因,两个人已经为这件事忧心一整天了。

     两人生怕姜澜找自己的麻烦,自己的大姐都被逼得转学了,姜澜想让自己滚蛋还不是易如反掌?

     不过两人的担忧是多余的,一整天下来也没有人来找两人的麻烦。

     这让两人松一口气,以后也不敢在随意欺负同学了。

     ……

     同样知道事情真相的还有姜澜和林溪墨两位当事人。

     事情说来也不复杂。

     早晨两人走进教务处,已经有许多人等在那里了。

     安静一家人自然对两人怒目而视,恨不得择人而噬。

     其余人倒是淡定,只是让两人说一下事情的经过,虽然林溪墨叙述的过程中多次被安静打断,说她是颠倒黑白,但是事情终究是叙述完,结合安静的说法,大家也就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最终矛盾的根源就纠集在一处——林溪墨倒地有没有偷安静的东西?

     如果说她偷了,那么道理就站在安静这边;如果没偷,林溪墨自然是受害者,姜澜也是见义勇为。

     为此双方辩论了几分钟,最终还是余市长提出来意见:看一下监控就知道了。

     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年代各个教室还没有监控,监控是安在校园内的,只能照到各个班级的教室门口。

     校长调来监控,监控的显示出乎大部分人意料,中午第一节课是九班的体育课,所有学生都去上体育课,教室里空无一人,而上课前的一分钟监控中明明白白显示林溪墨走进九班教室,然后很快就走出来!

     这一下众人炸开锅,大部分人都在指责林溪墨,连孙凯和校长也是一脸惋惜,他们没想到林溪墨竟然真的偷东西!

     众人中只有姜澜很淡定——不对,林溪墨也很淡定,只是脸色有些发白,紧紧咬着下唇。

     “还说不是你?还说不是你?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安静一脸得意,只是她的脸上还未消肿,看不出太多东西。

     林溪墨抿抿嘴唇说道:“不是我,我是去拿我的书的!”

     “还敢狡辩?林溪墨同学,证据确凿你还要狡辩吗?你这样品德的学生,我们一中可不敢要!”

     沉寂很久的王主任终于站出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指着林溪墨说道。

     他原本知道姜澜的家世,本想把这件事糊弄过去,只是没想到安家请来了余市长,他可就不敢这样做了,想着尽量把姜澜摘出来,至于林溪墨……

     于是现在有了证据,他也就赶紧站出来表示一下自己这个“教导主任”的存在感。

     虽然所有人都在指责林溪墨,但她仍旧低声说道:“我是去拿书的,九班张莉莉借我的书,中午放学时她给我说书就放在她的座位上,让我自己去拿,我去的时候他们班正好上体育课!我……没有偷东西!”

     但是怎么会有人听她的解释?

     连一直支持她的校长和孙凯也是一脸惋惜加愤慨。

     两人现在的心思也都转到如何才能把姜澜摘出来的事情上了,毕竟无论林溪墨对错,姜澜都是在帮助同学。

     如果姜澜只是一个普通学生,他们自然要卖安家和余市长一个面子,重重惩罚。

     但是姜澜不是,姜家也不是好得罪的!

     老师也是人,也懂得趋利避害。

     没有人理会林溪墨——除过洋洋得意的安静。

     现在大家先放下林溪墨的事情,将重心转到姜澜身上。

     安静的父母自然是要让狠狠惩罚姜澜的,说一千道一万,女儿这么惨,还不是摆这个臭丫头所赐?

     但是其他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首先开口的就是余耀国

     “现在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这位林同学品行确实不端,后续问题自然是交给学校和警察处理,至于这位姜澜同学……虽然她动手打人是不对的,但是她毕竟是为了帮助同学,她不清楚事情的经过,有些鲁莽了,出发点还是好的,值得肯定的,具体还要看学校自己怎么处理。”

     余耀国一句话就奠定了姜澜在这件事的性质——动机很好,行为鲁莽!

     大家也就明白余市长的意思,接下来那就顺着余市长的意思办吧。

     有了余耀国的话,所有人也都知道怎么处理了,于是辛益民轻咳一声说道:“余市长说的没错,姜澜同学解决问题的方式确实欠考虑,但是出发点为了帮助同学,她并不清楚事情的经过,这种乐于助人的行为应该鼓励,当然……方法不值得学习,所以……王主任,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呢?”

     看到皮球又踢到自己这里,王主任心里暗骂辛益民,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余市长和校长说的没错,姜澜同学是有些莽撞,也确实动手打人了,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有问题应该找老师找学校,不应该自己动手,但是考虑姜澜同学也是为了救人,所以……我觉得吧,给姜澜同学一个警告处分,然后赔偿安静同学的医药费,你们看怎么样?”

     说着就把目光转到余耀国和辛益民脸上。

     “这是你们学校的事情,你看着解决,我今天就是来看看,来看看……”余耀国笑着摆手。

     辛益民心里腹诽,你要真的是看看,干嘛还插嘴姜澜的事情?

     但是腹诽归腹诽,解决问题的事情确实还落在他身上:“我觉得王主任说的挺好,就是不知道安静家里是否满意?”

     说着就看想安富山这边。

     满意?

     怎么可能满意?

     说起来,他们今天来的主要目标可是姜澜,怎么现在成了林溪墨,打人的姜澜只是落一个警告处分,赔偿医药费的结果?

     我们家缺那点钱吗?

     可是安富山一眼看过去,在座的个个都是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就连余耀国也是这幅表情,甚至他的眼睛中还有某种别的含义。

     安富山明白了,这群人早已经是心有灵犀了!

     他们根本没想过找姜澜的麻烦!

     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想得罪姜家!包括自己找来的余耀国!

     他们都在糊弄自己!

     最狡猾的就是余家人!

     他找余家帮忙的主要原因是来教训姜澜的,可是没想到余家压根就不准备得罪姜家!

     说得好听,做的也好看,来了个市长,看着挺威风啊,余家人心里可太精明了!

     事实上余耀国来了又干了什么?

     最后查出来是林溪墨偷东西,然后一切的罪责都背在林溪墨身上?姜澜呢?轻飘飘几句话就带过了。

     这余家人厉害啊,为了还自己的事情来了个副市长,这份情人大不大?你能说余家不重视你吗?同时也让学校秉公执法,不敢偏袒谁,最终查处事实真相。

     看似完美解决,可是在最重要的姜澜这一环呢?

     余家人却只是轻飘飘带过去,根本不会得罪姜家!

     厉害了,余家!

     即还了人情,又不得罪姜家!

     自己还能说什么?

     余耀国都已经表态,底下的人怎么会不按照他的想法来办事?况且,这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怕是压根也不愿得罪姜家!

     即便安富山极为不满意,想要愤怒的拍桌子,但是看到余耀国笑眯眯看着自己说道:“安先生,这件事你觉得怎么样?”却根本没有任何动作了。

     安富山满嘴苦涩,却不得不堆出一个笑容:“这……就这样吧。”

     余耀国满意的点点头。

     姜澜的问题解决,接下来就是林溪墨的问题了。

     林溪墨不是就姜澜,背后没有一个姜伯儒为她撑腰,因此刚才这群对着姜澜笑眯眯的人立刻变了脸色。

     一个个一脸严肃,正气凛然。

     “我一直觉得林溪墨同学学习优异,是个难得的好苗子,却没想到品德如此之恶劣!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这是辛益民的声音,纵然他不舍得这个好苗子,此刻也不得不如此表态。

     “对!我们一中一向是育德为先,决不允许这样的害群之马存在一中,学习好,品德差的学生将来走上社会危害更大!”

     这是王主任的声音,说了几句他觉的还不过瘾,继续说道:“校长,我觉得像这种学生就应该给与开除学籍的处分,犯罪问题交给警察处理!”

     “这个……”辛益民犹豫了一下:“太过了吧……”

     他内心还是欣赏林溪墨的,不想毁掉这个孩子一生,在他看来把林溪墨开除就好了,鹿州这么多学校,总有愿意接受她的学校。

     却没想到这个王主任比他狠多了。

     “思想道德是个大问题啊!”余耀国在一旁轻轻说道,虽然他只是这一句话,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让从重处罚呢。

     于是辛益民也就没办法说话了。

     这所有人当中,最开心的当属安静了,自从看到监控录像之后她就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开心。

     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她都有一种放声大笑的冲动!

     林溪墨啊林溪墨!

     你完了!

     这一次姜澜也救不了你!

     自己真的笨,当时为什么想着教训她,像现在这样不是更好吗?

     自己那时就算扒光林溪墨衣服,也不过是让她名声扫地,羞辱一番,学校甚至还要教训自己,但是今天呢……

     她一辈子都完了!

     名声、前途全完了!

     而且……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等你出了这个学校,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她心里甚至已经暗暗策划着十多个阴暗的计划,想要让林溪墨生不如死。

     众人吵吵嚷嚷,杂乱的声音传入林溪墨的耳朵中,她却恍若未闻。

     她站在原地,脸色更加苍白,原本清澈如一泓湖水的双眼渐渐失去神色。

     她觉得好冷,整个身体就像是在冰窟中不断的下坠下坠……

     这些人……

     市长、校长、主任、老师……他们根本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说的话,他们口中讨论的是如何将自己送进监狱!是如何才能让安家人满意!

     这些人……他们不在乎是非黑白,他们只在乎能否解决这件事。

     她觉得好绝望。

     她曾经在地狱里挣扎,但是总有一缕光明指引着她前行,指引着她不要放弃!

     这一缕曙光就是她最后的希望!

     这就是读书!

     只有读书,她才能有机会摆脱眼下的境地!

     然后……现在连这最后一缕光明也消失了。

     要哭吗?

     可惜自从妈妈去世后,她就没有在流过泪了。

     她转过头,四周还是地狱……

     自己永远得不到救赎,只能在地狱中沉沦……沉沦,直到万劫不复!

     ……

     所有人都在讨论该如何处理林溪墨的事情,有人觉得现在就应该报警把她带走,也有人觉得应该找出更多证据……

     姜澜对这些人说的话不敢兴趣,还不如看林溪墨养眼呢。

     然后,她看到林溪墨双眼逐渐失去神色,整个人散发出绝望。

     她走过去,轻轻握住林溪墨的手。

     很冰!

     就像是失去温度。

     于是姜澜轻轻靠近林溪墨耳边说道:“别怕,有我呢!”

     这几个字就像是带这么某种奇特的魔力,让已经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林溪墨渐渐回神。

     林溪墨转头看着姜澜,双眼有了一丝莫名的神采。

     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她看向姜澜的的眼神很奇特,既不像是感激也不像是激动或者惊喜之类的,姜澜有些看不明白。

     不过这并妨碍姜澜继续说话,她轻笑道:“我就是想问问一件事。”

     “什么?”

     “你什么时候把书借给那个张……张莉莉的?”

     “前天!”

     “那么……昨天中午她是不是让你一定在体育课之前去拿呢?”

     “对,她说她第二节课既要请假回家了,让我第一节课之前一定要去拿。”

     林溪墨自然也是极聪明,她说道:“你是说……”

     “很明显啦,这是安静特意安排的,从借书开始就是!”

     “可是……”林溪墨语气低沉:“就算这样又如何?没人愿意相信我的。”

     “我相信你!”姜澜淡笑着说道,然后捏捏林溪墨手心,往前走了几步。

     “各位……”姜澜走在林溪墨身前一个位置,正好挡住她,然后声音不是很高的对着一群人开口。

     虽然她是个学生,但是她可是姜伯儒最疼爱的孙女,偌大一个姜家的继承人,于是大家停下讨论,看着姜澜,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姜澜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继续说道:“诸位老师、前辈,我说的可能你们不爱听,或者说不想听,但是我还要说出来……林溪墨是被冤枉的!”

     “哈哈,姜澜你在搞笑吗?监控都表明了,林溪墨一个人进了我们班,不是她是谁?”安静冷笑着说道,虽然林溪墨完蛋了,但是姜澜可没有受到什么惩罚,这让安静很不满意,但是她也知道一时三刻动不了姜澜,也就只能将愤懑压在心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安静报仇,二十年不晚!

     “就是!姜澜同学,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了,你写一份检查叫过来,好好反省反省!先回教室去吧!”

     说这话的是王主任,他不希望节外生枝,就想着让姜澜先离开。

     但是姜澜不为所动,摇摇头说道:“王主任,我不会走的,我还没告诉你们事实呢。”

     “事实?什么是事实?监控已经说明一切,你还要替她辩解,难不成你们俩是一伙的?我看也应该把你好好调查一下!”

     开口的是安静的母亲,对于学校处理姜澜的发放,她自然也是满腹怒气的,但是看到丈夫都只能咬牙接受,也就只能如此。

     因为这群人已经把这件事定型了,姜澜是帮助同学!

     虽然她方法不对,但是性质没错,这就让姜澜逃脱了惩罚!

     安静的妈妈不满意,却无可奈何,现在看到姜澜还敢站出来替林溪墨洗白,怎么能不不言反驳。

     “最厉害的谎言是什么?”姜澜没有去看安静的妈妈,而是继续看着前边坐着的几个人说道:“用事实去撒谎!因为很那戳破!”

     “没错,你们看到林溪墨在九班没人时进了教室,所以你们就判断出她偷东西,那你们却不知道,林溪墨确实是去拿书的,这件事可以找来九班的张莉莉对质,当然……也许张莉莉已经被某人买通了,但是……我不信她敢不说实话!”说着姜澜还瞥了安静一眼,吓得安静哆嗦,似乎自己的脸颊又开始隐隐作痛。

     “那又如何?就算张莉莉承认借林溪墨的书又如何?这就能说明林溪墨没有偷我的东西吗?说不好她真的去拿书,然后见教室没人,然后见财起意,偷东西呢?”安静辩解道,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坐实林溪墨的行为,让这个自己多年都看不顺眼的人消失!

     “对!有这种可能性!”姜澜点点头:“但是……我觉得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有人……故意陷害她!”

     安静心里一惊,然后冷笑:“陷害她?你以为你是谁?你说陷害就陷害?你以为她是谁?自己品行不端,还用得找别人陷害?”

     “各位老师、长辈,我说林溪墨是被陷害的,你们觉得呢?”姜澜又将目光移到其他人身上去。

     虽然恼怒姜澜的多管闲事,但王主任的态度确实要比面对林溪墨好多了:“姜澜同学,说话要讲证据,现在的证据表明就是林溪墨偷东西,你就不要再为她辩解了,赶紧回教室上课去!”

     “证据?我当然有!”姜澜第一次收起漫不经心的神色,冷冷看一眼安静,吓得她缩脖子。

     “你们……其实这件事真的很简单!我相信你们都能明白,但是你们不愿意明白!”

     “你们都觉得林溪墨偷东西,所以看到监控,就先入为主,觉得她偷东西,从来没想多她要是被陷害的怎么办?而我从开始就不信她会偷东西!所以我就会想要是别人陷害她会怎么办?”

     “要弄清楚,很简单的,你们为什么只看九班的监控……不看我们一班的监控呢?”姜澜说着又看安静一眼,安静觉得自己的腿发软,第一次她觉得自己蠢透了!

     “提示一下,昨天下午第一节课是九班的体育课,而我们班……第二节课是体育课!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不是吗?”

     其实姜澜说的,余耀国、王主任这些人当然想得到,只是……他们不愿意去想,这件事情就此可以了解,为什么还要多生枝节?

     “姜澜,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你就不要……”辛益民开口了,他不能让这件事在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没完没了,说不好还要得罪人!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教务处的门被推开,副校长点头哈腰的站在门口说道:“陈厅长,您请!”

     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进来,这人戴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斯文儒雅。

     看到他所有人都站起身来,辛益民和王主任更是小步跑过来:“陈厅长,您怎么来了?”

     就连余耀国也站起来笑道:“真巧,今天什么日子,老陈你也过来了?”

     被称为陈厅长的中年男人笑呵呵说道:“开会路过,顺便过来转转,上次不是在一中搞了个试点工程嘛,顺点过来看看情况。”

     他是这样说,众人也就是这样一听。

     谁都清楚他是谁请来的。

     虽然来的有点晚,但是……这事情还没解决呢!

     辛益民心里叹气,眼看着事情就要解决了,姜澜站出来阻拦。

     当然姜澜阻拦不是什么大事,众人给的是她背后姜伯儒的面子,她说的再好,这林溪墨和她没有关系,大家怎么惩罚林溪墨,姜澜也是干涉不到的。

     她毕竟还是学生。

     但是……

     陈厅长到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陈厅长走进来,看了一圈,脸色有些意外,就好像才看到姜澜一般:“咦……澜澜,你怎么在这?犯错误啦?没事给叔叔说说,保证不会让你爷爷骂你的。”

     众人心里翻白眼,可真会演戏啊。

     姜澜甜甜一笑:“陈叔叔。”

     看着巧笑嫣然的姜澜,再看看带着眼镜,和颜悦色和姜澜说话的陈厅长,林溪墨觉得事情是真的有转机了……